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封面文章
姜明明:从母基金看创投行业的新趋势
 
文:盛世投资董事长、创始合伙人 / 姜明明
 
 

行业的现状


过去十年是PE的黄金十年,也是创投的黄金十年。在“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趋势下,我们这个行业取得了飞速发展。创投行业,包括PE机构在内,在整个金融体系里面,相对于银、证、保、信托是一个比较小众的金融市场。但是十年下来,我们真正成为了一个产业。截至2019年4月,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创业投资基金已有6975支,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9971亿。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最新发布的2018年二季度的数据,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备案的创业投资基金有846支,管理资产规模810亿美元。在数量和规模上,我国创投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


同时,创投行业在支持创新创业上效果显著。截至2018年末,私募基金累积投资于境内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新三板企业股权和再融资项目,总数量超过10万个,为实体经济形成股权资本金5.57万亿元。而在已公布的102家科创板申请企业中,有84家企业获得650支私募股权基金投资。创投行业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创投发展的两个阶段


从市场经营主体来说,去年开始整个行业面临着资本寒冬,整个创投行业在未来3至5年还将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从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创投行业,即从创投行业90年代末开始到今天,大概20年左右的时间,大概可以将其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创业投资在2008年以前,基本上是以美元基金为主导的十年。除了少数国有的、在深圳的一些机构,中国的创投市场特别是中早期的投资、互联网的投资,是被美元基金主导的。这跟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阶段、市场对创投的理解,是有密切关系的。在这十年的美元基金周期里,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1999年到2000年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给当时的创投行业带来很大影响,导致了资金的紧张,影响了大家的投资信心。当时我在做创业投资,我们及时调整方向,改变了对互联网、电子商务的投资。从2002年开始转向了信息基础设施、TMT领域,特别是在芯片和半导体领域的投资,我非常荣幸成为中国第一代半导体的投资人。


第二阶段开始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时美元基金消失,人民币基金还没有起来,整个项目的投融资受到很大影响。到2009年,孕育长达七八年之久的创业板终于开板,直接推动了人民币基金发展。从2009年到2018年,带来了整个行业的黄金十年,人民币基金的蓬勃发展让国内的创投和私募股权行业变成了以人民币基金来主导,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到2018年,随着国家的一系列宏观调控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但我相信在我们国家宏观政策调控下,特别是科创板的开板会让我们有新的转机。去年全球资产价格下跌,不光是对私募股权行业,对整个投资行业来说都是一个较大冲击。但是随着今年,随着科创板的开板,我相信能够为创投行业,为整个私募股权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创投行业的新趋势


母基金是在行业的上游,我们是国内较早用市场化的方式来运作母基金的机构,经过九年的投资一共投了200多支基金,对外投资超过300亿,管理规模超过1000亿,使得我们能够通过对大量投资基金的数据进行分析来看待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今天我从募投管退四个角度跟大家分享几个观点。


第一个,募资角度。募资是整个行业面临的突出问题,钱没了就没有任何的资金可以来做投资。说到资金来源,我们判断未来3至5年,应该关注三个重要来源。


第一,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以前很多创业机构不愿意拿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但是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主流机构把创业引导基金作为主要资金来源。政府引导产业基金不应该仅作为一个产业招商、资本招商的平台,我们呼吁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拿出一部分出来支持创新创业,这对长期的区域经济竞争力培养、长期的区域经济发展有直接的推动作用。


第二,国有资本。目前大量国有资本进入原来市场化程度很高的创投市场和PE市场。现在很多地方的国资平台在转型,他们要从投融资平台转向产业化,地方国资委和国务院国资委都有要求,要从管资产转向管资本,把国有资本做大做强。同时,这些国有企业也面临着资产证券化的要求。很多创投机构的朋友在考虑如何借助国有资本的力量引导国有资本更加市场化。国务院明确发文,鼓励国有企业转型为国有创投企业,这给市场化机构提供了一个发挥影响力的重要机会。


第三,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国有资本还有政府引导基金,基本都是体制内的钱。市场化机构的核心功能是要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和手段,从体制内系统性地帮助这些资金投向中国最具有活力的民营经济。用股权的方式、债权的方式或者是股债结合等方式,引导这些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投向更具活力的民营高科技企业。


第二个,投资角度。投资需要从模式创新转向技术创新。但是我想跟大家强调两个大背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行业很多人民币基金开始尝试做美元基金。但是随着中美贸易战的进行,下一步有可能会延伸到金融和资本战。从另一方面,这也在倒逼我们国内的机构更加关注本土的核心创造力,核心的技术,核心的技术创新。我觉得我们的创投机构,应该担负起这样的责任,更多投资于技术创新领域,投资于自主的知识产权。李克强总理说要发挥企业家精神,把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结合起来,秉承价值投资的初心,这样才能够投资到更能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产业和领域。


第三个,管理角度。在高质量变革成为经济发展主旋律时,创投机构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扮演好创业者的肩膀、眼睛、桥梁“三重角色”,用标准化、流程化、制度化、系统化的投后管理和服务助推创新创业发展。


第四个,退出角度。从海外的成熟市场来看,退出不应该只局限于上市的退出,我们一级市场最大的问题是行业的流动性,一个基金最少8至10年,创投基金就更长。怎么样创造退出的通道,我想一个是通过被并购,被上市公司、产业资本、国有资本并购,这是主流退出的方式。除此之外,我们母基金行业一直在呼吁建立系统的一级市场的二手份额交易服务平台。股权投资领域的二手份额基金,在基金的存续过程,为底层资产和LP提供创造流动性。


另外,除了募、投、管、退,这里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责任投资。责任投资其实在国内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提法,在海外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责任投资是在财务回报考量之外,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等因素纳入投资决策,以期更好地管理风险,创造长期回报。目前全球已经有60多个国家的2200多家机构加入了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盛世投资两个月前也成为加入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的中国20多家机构中的一员。我们看到责任投资越来越被行业所关注。责任投资、价值投资能够保证我们创投机构未来更有生命力地可持续发展。


这是从募、投、管、退和责任投资来谈一点对未来趋势的看法。


创投行业发展的建议


第一个建议,我们在这里呼吁,希望能够建立统一的创业投资监管体系,完善创业投资的生态。


第二个建议,从制度层面加强长期资本的供给,因为创业投资是一个长周期的事情,至少需要8至10年的时间。我们现在最突出的问题是长期资金来源不足,不少社会资本LP还是有短期逐利的心态,所以从金融机构、保险资金角度层面,希望能够加强长期资本供给。


第三个建议,加大对独立资产管理公司的支持,我们这个行业不仅仅靠政府引导基金,也要发挥更多的市场化独立资产管理公司的作用,培养一批有国际水准和影响力的机构。


最后一条,鼓励为新动能的基础资产提供流动性支持,建议在更大范围内为新兴产业的股权提供流动性支持,逐渐从主体信用融资方式过渡到资产信用融资方式,吸引更多的资金投入新动能的建设,建立全新的不依赖于政府信用的投融资体系。


最后,我想引用在双创周的开幕现场总理提到的一句诗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他引用这个诗主要是来形容杭州的创业环境给创业者极大的支持和鼓励。我在这里借用这首诗,希望给创投行业,给我们这个行业以更多的信心。我们相信在政府的体系化政策支持下,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更多的长期资本涌入,创投机构秉承责任投资和价值投资,未来十年创投行业还是值得期待的。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