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人物
杨守彬:从“投资花衬衫”到“烟火神仙”的跃变
 
文:投资圈杂志 / 左勤程
 
 

在一次主持节目后,杨守彬与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汪涵深夜畅聊,聊主持,聊生活,聊投资,聊梦想,聊人生的终极追求和哲学。“我们聊到了‘烟火神仙’,就是那种一上了台就相信自己主宰的事情一定能成,我一定能行;下了台就完全放下工作之事,潇洒地享受生活,逍遥自在,感受人间烟火。”杨守彬说道,既受得起工作的苦,又享得了生活的甜,随时拿起,随时放下,“我觉得做个烟火神仙最为惬意。”


在创投圈,性格爽朗、热情似火的杨守彬是多才多艺投资人的突出代表:既能投出大量好项目,又长于主持和演讲。他投出的凯叔讲故事、小鬼当佳&美时美刻、易企秀、1919、霸蛮、奇点汽车、23魔方等项目都可圈可点,他主持各类创投大赛时爆出名言金句已成为标配,他在不同场合发表的很多演讲也被听众们奉为经典……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杨守彬出现的地方,他就是舞台的中心,格外地引人注目。


然而,笑侃自己“地推”多年终于成为明星投资人的杨守彬,背后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苦、焦虑、疲惫与无奈。于是他闭关了八个月,其间不演讲、不主持、不接受采访、不参加社会活动、不旅游,完全静下心来工作、休养并思考未来的业务方向。如今,他已满血复出,带着“春光里”这个品牌再次出发。




春光里要做生态链


此前杨守彬联合创立的丰厚资本主要做早期投资,他新创办的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以下简称“春光里”)则是围绕着产业资本创业,走以资本为核心,产业服务与投资相结合,产业先行,资本助力这样的发展道路。2018年6月以前,春光里处于战略制定和产品孵化阶段,6月之后进入了战术执行阶段。


杨守彬出关后一口气走了九个城市,让产品和服务在各省市落地,“保证公司活下去是第一要务,我一直这样强调:基础业务保生存,标准产品作壁垒,数据业务做增值。”


投资圈》:现在春光里的产品体系很丰富,包括春光里产业服务、春光里产业大学、春光里产投家俱乐部、春光里资本、春光里金融这五大核心版块。你们是如何做产品定位与筛选的?


杨守彬:讲得大一点儿,春光里想做产投的生态,做为创业赋能、为产业加速、为资本助力的生态。生态一定是有多种多样的产品和服务,我们整个的逻辑是单点突破、多线串联、生态化反,每个产品都必须能解决行业中某个群体或某个产业的问题,要非常明确。比如说我们的产业培训,这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成立的产业大学。我们一个产业一个产业地给你做培训,比过去做认知培训组织更有效。我们把行业内的这些人,包括上市公司、独角兽、成长型公司都放在一起,大家自然就会行业发酵,自然就产生链接了。


比如春光里与有书合作的第一款线上产品“解码独角狩”,这是我们完全拥有独立知识产权、著作权,经过长时间研发的标准化产品。这门课程将按照真正的商业模式逻辑,系统地把每一个出现在我们身边的独角兽精细化拆解出来,让大家知道独角兽们是如何一步一步成功的,以超过哈佛案例的手法去解构,让其变成标准化的线上产品。此外,还有创业就上盘,一盘就三年的“独角狩沙盘”等。


如今新型的产业资本平台必须是“四轮驱动”:产业先行、资本助力、媒体护航、数据增值。这四轮我们都有,但是不会同时做,我们会先把产业这块真正启动起来。产业这块实际上是从软到硬、从线上到线下,包括“峰会有培训”、“解码独角狩”、“独角狩沙盘”、产投社群、国际访学,还有产业加油站和产业地产,以此把产业打破、吃透,后来产品跟进就会容易多了。


《投资圈》:在创办春光里的过程中您交了哪些学费?


杨守彬:学费就是你不断试错的成本。为什么我现在很忙、很辛苦,也很分裂呢?因为我要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投资,一个是创业,属于“雌雄同体”。因为投资和创业这两件事,对企业创始人的能力、风格甚至特质的要求完全是不一样的。


创业是从不可能中寻找可能,哪怕你有一点儿机会,有一点儿可能,就要去努力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而做投资最重要的是控制风险,要从可能中看到不可能。我们现在依然做投资,而且投资的规模越来越大,投资的产业越来越多,但春光里实际上也是一种创业,是为创业服务、为产业赋能、为资本助力的一个新型产业品牌。创业最重要的是要有坚韧不拔的梦想、顽强的乐观思想,还要有合理的悲观思想,要在创业和投资之间做到这种切换并不容易。


创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第一是认知成本,第二是时间成本,第三就是犯错的成本。认知成本是指能不能准确找到需求,做出好产品,这个过程必然有成本;时间成本是指每一件事能否做成都有个窗口期,错过这个风口就会很被动;至于犯错成本,每个企业、每个人都会有,哪怕我投资过那么多企业,自己创业的时候依然会犯错。创业就是比拼谁犯的错误更少,谁能越早地犯错,越低成本地犯错,越不犯致命的错,就越容易成功。这需要不断地去探索,尤其在我们想做颠覆性创新的时候,交学费是必然的。


《投资圈》:您做春光里这个品牌,幸福指数有多少?


杨守彬:幸福指数很高啊,能达到90分吧。如果一个人能做自己能力所及又是兴趣所致,还是幸福所向的事,那一定是幸福的。


为什么这三点很重要?首先说力所能及,一个人找到自己能力覆盖的事情,就能比较好地释放自己;第二是兴趣所致,你对这件事有兴趣,非常想干,就会非常开心,不会觉得累;第三是幸福所向,假如你把事情做成了,会感到这一生完成了这件事情是很圆满的,就会非常幸福。纵然客观上来讲这些事不容易做,很有难度,但毕竟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我们要上坡就必然是难的。


2018年8月17日,由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主办的“春光里·豹变2018产投家峰会”在北京召开,

图为杨守彬在会上作主题演讲。



要成为自己,而不是别人


一次带队赴硅谷游学的时候,杨守彬与何伯权、姚劲波、戴志康、吴宵光等人在斯坦福大学后山的山顶别墅里喝酒、吃饭、打牌,58同城的姚劲波就是在那个场景下认识了腾讯投资的吴宵光。当时两人聊到双方可以怎样合作的问题,他们回国后的第11天,即2014年6月27日,腾讯出资7.36亿美元认购58同城19.9%的摊薄后股权,并获得一个董事会席位。

“在那种非商务环境中相识并讨论,大家都处在自然的状态,越是这种状态就越能蹭出火花。其实,那天晚上互相认识的所有人里,发生的合作交易已经超过了15亿美元。”提及此事的杨守彬表情波澜不惊,但目光中难掩自豪。而且,这只是他组织的众多游学活动中的一次,他先后组织过赴美国硅谷、哈佛,以色列、德国、意大利以及非洲国家的游学和活动。据杨守彬的初步统计,截至目前,通过游学活动促成的大家相互间的投融资合计已超过50亿美元,平均每次活动会达成1亿美元的合作,可谓很有价值。


《投资圈》:春光里希望形成怎样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


杨守彬:春光里文化的第一条就是客户第一,即要为客户创造价值,要创造被别人利用的价值和为别人服务的机会,这样才会形成自己的价值;第二条是极致专业,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极致的态度、专业的精神是我们所追求的;第三是迭代进化,要掌握更先进的生产力和效率方式,协同共赢。此外,春光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利他性。不断沉淀下来的春光里人一定是这样的人,因为我们做的是生态,你能滋养别人,才称得上是生态。没有营养,你怎么能成为丛林,成为土壤,成为生态呢?


利他是要深入骨髓的,我们要成为别人成功道路上的垫脚石。春光里的“三把手文化”是指要做合作伙伴得力的助手、给力的帮手、有力的抓手。创业者借助春光里能实现成长,能融资,能获得认知提升,这样他们自然就需要你。人们信任你,欣赏你,被你的专业水平折服,自然就会跟你合作。我还没见过哪个自私的人能够大成,也没见过哪个无私的人最后真正吃亏,就这么简单。


《投资圈》:美国的私募股权投资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黑石、凯雷、KKR这三大投资机构是很多投资机构努力追赶的目标。您给春光里定下的目标是什么?未来要成为谁?


杨守彬:我们不想成为别人,我们要成为春光里,成为自己。投资行业最早发源于美国,过去我每年数次去硅谷,拜访过很多美国的顶级投资机构。这些投资机构经历了四五十年才成为今天的它们,但当年它们所处的时代与我们现在的时代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我们今天还用完全同样的方法和它们竞争,试问我们凭什么能追赶上它们?人家已经是参天大树了,生长速度比我们快多了,我们在同样的时间内、用同样的方式是永远没有办法追赶的。所以我们现在是以对未来的判断做今天的事,以全新的理念和方法来做事。


现在哪儿还有投资机构像我们这样辛苦地做事,都是两三个合伙人带着十几个投资经理干活,但我认为这种以人为主的投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这句话虽然可能得罪同行,但我认为未来是一个生态化创投才能赢的时代,是一个人工加智能投资才能赢的时代,是一个只有头部IP才能赢得新寡头身份的时代,是一个只有纵深产业化才能赢的时代,也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商业竞争时代,我们都要基于对未来的这五大判断去做今天的事情。


在新浪财经、新浪科技主办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评选中,杨守彬荣获“2017中国新潮投资人”奖项。



纷繁创投圈的生存艺术


2018年8月17日,在北京举办的“春光里·豹变2018产投家峰会”上,杨守彬与到场的500多位公司创始人、企业家、投资人及媒体人作了以“彻底打通成功的任督二脉”为主题的分享。


这个会议从决定召开到成功举办只用了两个星期,“感谢大家的捧场,我们一说办这个会,大家都表示愿意来,这是需要过程积累的,也是不可省略的。”杨守彬感慨道,朋友和影响力都不是一夜生成的,是一次次积累、水滴石穿的结果。“离成功最近的路就是从来不走近路,你绕着困难走,成功就绕着你走。”


“这背后是无数的辛苦,也是对自己身心极大的挑战。昨天我很晚才睡,但今天得很早起来走流程,接待嘉宾,最后还得演讲,现在还在接受采访,其实我是分裂的。”会议当晚,杨守彬接受采访时坦言,“不是说所有人都愿意承受这些的,太累了。但你要做就必须用心,你得挑战自己,困了,累了,烦了,觉得太苦了也没办法,谁让你想做事情呢,你还得享受这个过程。”


《投资圈》:说到投资圈中的事,也并非都那么美好。很多投资人自诩眼光独到,但他们每次能看到真正的内里吗?


杨守彬:实事求是地讲,整个创投圈五彩缤纷,什么样的人都有,很多人说的和做的不完全一样,甚至有些人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做事,就是想骗。哪个时代都有欺世盗名的人,也有认认真真做事、怀着时代使命去做事的人,直到今天,人的品质、品种和分类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人生道理不在于懂得多,而在于你认同哪个之后再去践行,其实这样人生就可以有变化,就可以很美好。


投资人也分好几种,投资人也不是聪明绝顶,也会犯错误,被骗的也有很多,对项目不太懂,或者不真懂,让人骗了,这都有可能。也有的投资人主动参与作假,玩击鼓传花,有人接盘就退出,有这种模式;当然也存在第三类投资人,他们依靠专业勤奋并坚守自己的投资逻辑做事,这类的投资人是大多数,我正在努力接近做这样的人。


《投资圈》:“凯叔讲故事”是您投资经历中的得意之笔,能讲讲其中的投资故事吗?


杨守彬:除了“凯叔讲故事”的创始人之外,我是最大的个人股东,投他就是投人,这没得说。


凯叔是知名主持人,我看到他身上有非常可贵的品质:有资格浮躁而不浮躁,有条件骄傲而不骄傲,真的是在怀着敬畏之心去做这件事。同时,他的三观太正了,宽容、善良、积极、阳光,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亲子的事业。


我们的互动挺多,我不敢说对他帮助极大,但是也有一些帮助。我们经常交流怎么做产品、做市场、做销售、做社群,现在春光里的生态也在给他们赋能。通过我们的牵线搭桥,他们运作了多个营销传播活动,促成了凯叔与很多优秀国际品牌的合作,这对于双方的品牌延伸、用户沉淀都非常有帮助,获得了双赢。


《投资圈》:许多企业在资本的快速推动下成为独角兽后,发现后面的路更难走,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杨守彬:所谓独角兽,估值再高也都是相对价值,甚至就是别人给你的价格。我认为,无论你是不是独角兽,无论你有没有上市,还是要回归企业的本原,去探究自己为什么存在,为什么有价值?


企业存在的价值就是为社会解决问题,不为社会解决问题,不创造价值的企业,哪怕一时间股价很高,哪怕一时间估值很高,最终都会落下来。消费者、客户、投资人、股民,都只会为真正有价值的公司、产品、服务和人买单,泡沫最终只是泡沫。


2017年10月20日,在豹变学院组织的“创始人品牌命门认知重生”课程上,

杨守彬作“如何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行业超级IP”主题分享。



人生哲学之探索


杨守彬热爱旅行。有一次他去北极时,因为各种不可抗力的影响,船没能进入北极圈,当时大家很失望,很多人扼腕叹息。而在杨守彬看来,“我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路风景挺好,干嘛非要到那儿去,自然条件不允许去,这或许是上天最好的安排。旅行当中总有不如意发生,那就享受吧,随遇而安吧。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任何事随心随意随行,什么都是好的。”


《投资圈》:您去过那么多地方,最美的是哪里?


杨守彬:最美的地方永远是下一个。我去过的地方基本都是名山大川,都很美,让我失望的并不多。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景由心造,你看到的世界是你内心世界的折射。当你用欣赏的眼光去看,有时去一些自然条件特别艰苦的地方,反而也能感受到不一样的美。


《投资圈》:之前您采访一位投资人时,曾问对方成就他人生的三件事是什么。如果问您同样的问题,您会怎样回答?


杨守彬:首先,我觉得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奢谈成就,只是有了一点儿小成绩,做了一些事情而已。我个人对成功和成就没有太大的追求,我是一个事业心极强、欲望极低的人,但我信奉“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这个原则。


日日行方行千万里,常常做可做千万事。改变我命运或者对我产生帮助的三件事,我觉得第一个肯定是学习,这是改变我一生而且影响我一生的选择。学习改变命运,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如果没有学习,现在还会在农村种地。我正是通过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迭代和进化,才有能力去做一点儿事。所以我认为,学习能力是其他一切能力的核心,一切伟大的成功者首先都是学习者。


第二,离不开很多人的帮助和成就。在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会出现这样的人,我在初中、小学都有恩师。我在高三时就已经是代理班主任了,后来到了北京,又遇到了新的贵人。我选择进入投资行业其实是来自徐小平老师的开悟,当时他说:“守彬,你是一个特别合适的投资人。”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人生的成功离不开五种“人”:高人开悟、贵人相助、内人相辅、小人绊路、对手鼓舞。人的力量是很关键的,各种人虽然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是如果你全部正视,那就全部都是力量。在我看来,每一种人在你生命中出现,都是为了成就你和修炼你的。哪怕是对手,哪怕是在很大程度上害过你的人,给你的力量甚至可能比给你帮助的人更大,你更应该感恩他们。


第三是时代,我们有幸生长在这个时代。我这次闭关出来总结出一个成功的方程式:成功=愿力×认知×行动×时代。所谓的成功是时代给你的机会,在未来,努力将是最不核心的竞争力。你要跟时代去碰撞,过去是互联网,那么多人抓住了机会,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也有那么多人参与,那未来的智能互链时代你抓住了吗?


《投资圈》:通过闭关您想通了一些人生问题,那目前您的人生疑问是什么?


杨守彬:所有认知都有局限,所有思想都有范围,为什么要不断地迭代和进化?因为思想无边界。可能今天我认为很多事情自己想清楚了,但再过一年我又会认为当时的自己挺傻的,好多事还是不对,这就是一个过程。


人生疑问嘛,就是人的寿命将来能延长到多少?有的人说未来的医学技术能让人活到150岁,甚至实现永生。我不知道我们这代人到底能活多久,有时候我就思考生死,去思考将来世界上没有我了会怎样。世界基本不会因为我的离去有任何改变,天地之厚,我们只不过是沧海中的一小粟,是历史尘埃中的一小粒,如此而已。所以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我们就是一个有机循环,死了之后又回归土壤,滋养新的生物。




《投资圈》:您认为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您喜欢热闹,独处时会做什么?


杨守彬:我觉得我是一个“雌雄同体”的人,既可以享受热闹,也可以享受孤独。我还是一个既能享受鲜花掌声,也能享受孤独寂寞的人,而且这种时间还不少,现在独处的时间比在集体中的时间多多了。


我最近在看瑞·达利欧的《原则》,主要讲的就是万物生长都有规则,要遵循本真的逻辑,不能突破规则。做事应该遵循相应的原则、底线、逻辑,找到事情背后的规律,按规律做事,不遵循就会吃亏,就这么简单,就是让我们要有敬畏之心。


我有个演讲的题目是“彻底打通成功人生的任督二脉:进化力和利他心”,我真的深以为然。我还有一套思考系统,叫“企业创始人的魂道法术器的五层次系统”,我认为做一件事时你要找到它的本质和规律,找到的就是原则,然后遵循这个原则走就没错了,突破这个原则就要付出成本,也可能死亡,就是这个道理。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