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书苑撷英
分享经济的本质
 
文:知名媒体人/吴伯凡
 
 



《未来公司:卡兰尼克和他的Uber帝国》

【著】(美)亚当·拉辛斯基

【译】徐彬、姜文涵

【出版】中信出版社

【定价】49.00元



遭遇失败的创业者很容易把自己的失败看作“满盘皆输”,从而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其实你很可能只是输在某些环节,或者说,成功需要太多的要素,而某些你不知道的要素的缺项导致了你的失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场景的变换,那些缺失的要素悄悄出现,不合时宜的产品和服务突然恰逢其时,横空出世。


共享经济是技术与商业模式双重创新的产物。我们知道,所谓创新,就是建立新的生产组合,让既有的资源借新的生产组合实现巨大产出。换言之,创新就是建立一个新的方程式,把既有的资源作为常量“代入”这个新方程式,获得一个大得惊人的“得数”。


这本书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颠覆性技术和商业模式将导致贫富不均越来越严重。其基本逻辑说起来也不复杂。颠覆性应用的杀伤力巨大,但成本也相当高昂。创意诚可贵,但创意变成在技术上可操作的“发明”,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本,包括许多悄然沉底的发明所消耗的资本。许多发明在技术上看起来挺美,在商业上却血本无归。从发明到创新,要经过一次次试错、淘汰、迭代。我们看到的成功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不过是失败的弥天大网下的“漏网之鱼”,是用巨大的成本赎出来的。


这是一个小玩家玩不起的大游戏。小玩家也可以加入游戏,但其微薄的本钱决定了他们稍有闪失就会出局,而孕育颠覆性创新的大游戏总是包含一轮接一轮的批量淘汰,遭遇“闪失”也就成了一种宿命。


颠覆性创新具有赢家通吃的特点,其收益是巨大的,但颠覆性创新是多次博弈游戏,这也就意味着它是一个以巨大的资本供给为后盾的游戏。对于没有源源不断的资本来赋能、只是以自有资金来参与多次博弈的小玩家(散户)来说,“先驱成先烈”是其宿命。


资本也会失败,可能98%的投入都会失败,但只要有2%的成功,就能获得远大于50倍、100倍的回报。“光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而资本的特点是禁得起打。收益与亏损其实是个概率问题。所谓“小气鬼”,其实就是没有概率思维的人,他之所以没有概率思维,是因为他的资本量太小,一旦失手就一无所有。换言之,散户是一旦挨打就大面积猝死的蚁群。


在优步壮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资本的力量。尽管优步现在仍然没有盈利,但并不妨碍它能持续获得资本的投入。没有盈利的优步为什么估值超过600亿美元?经济学中有个强网络效应的概念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优步一旦建立起强大的网络,不仅可以运送人,还可以做物流。优步在一些城市试点送餐服务,该项业务已实现盈利。同时,优步也着眼于未来,持续对无人驾驶进行投入,一旦无人驾驶技术成熟,就可以大幅度降低运营成本。


正如《从0到1》的作者彼得·蒂尔说的,商业模式心照不宣的目标都是实现垄断——大者恒大,强者恒强,尽管巨头公司在实现垄断之后往往尽力掩盖和稀释自己的垄断色彩。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目标,当然也就意味着一个艰难、周折和危险的旅程。本书就是以优步为例,讲述了这样一个旅程,读来让人兴奋,中间又夹杂着沮丧和惊悚。重要的是,它能刷新我们对于创业成功和失败的种种常识和偏见。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