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封面文章
对话应文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坚守与挑战
 
文:投资圈杂志/左勤程
 
 

自从搭上私募股权投资这条船,江苏毅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毅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应文禄就一直紧绷着一根弦。募、投、管、退的过程,并非如外人想象的那般光鲜亮丽与高大上,更多的是不确定性,每一天都要面对各种大小挑战。


但应文禄也深觉这是一份幸福的事业。“如果撇开财富去看,我觉得还算是对国家有贡献,对社会有贡献,对企业有贡献的。”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快速发展的时代,应文禄感受到一种使命召唤,唯有奋力向前不懈怠。





创业初期:如履薄冰,生与死的考验


《投资圈》:混改第一年您睡得好吗?是不是感觉压力特别大?


应文禄:刚开始我们就开了三天三夜会,能睡着觉吗?那时就是生与死的考验,我带出来78个人,当时在管基金管理费是五千万。第一年如果募不到资金,也就勉勉强强够开支;第二年如果还募不到钱,就要辞退员工;第三年如果再募不到钱,一帮人都要走。


我和同事们说,改革以后就上了一条高速路,跳上了高速列车,跟不上就会被甩下去。


《投资圈》:这种快节奏会让您自己感到焦虑吗?


应文禄:自从做投资开始,这种焦虑感就不曾停歇。不知道下一个投资人在哪里,不知道明天的投资项目在哪里,不知道投的企业能不能完全达到预期,企业能不能上市,IPO审核政策越来越严,明天怎么应对……


投资就是这么一个活儿,我们总是讲投资实体企业,支持创新和经济发展,但是很多时候投资的过程并不可控,时间太长了,一个基金都要七八年,甚至要十年左右,被投项目也没有任何质押和担保,完全是基于一种专业判断。就像结婚前判断对方好不好,能不能嫁娶,这要花工夫的,是不是?


《投资圈》:那您如何“苦中做乐”呢?您对行业保持激情的方法是什么?


应文禄:虽然很辛苦,但做投资也算是幸福的事,算幸福产业,利国利民利企,利不利己看从什么角度去看吧。如果撇开财富去看,我觉得还算是对国家有贡献,对社会有贡献,对企业有贡献的。


我觉得未来十到十五年是很好的发展机会,我们赶上了这个时代的发展,感受到一种使命召唤,如果错失这个时代,对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事业也是不负责任的。


你看中国历史上什么时候把股权投资摆上这么高的位置?讲创新讲创业,提到了股权投资;讲中小企业也要提到股权投资;讲产业转型提到了股权投资;讲升级也提到了股权投资。现在国家从政策层面来讲,将股权投资放到了非常高的位置,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国内对资本市场比较重视的一些地方政府,确确实实经济都发展比较快,尤其是GDP排名在前几位的以广东、浙江、江苏为代表的几个大省。


《投资圈》:目前企业IPO数量广东第一、浙江第二、江苏第三,投资机构在背后的推动作用是非常大的。


应文禄:肯定是,作用非常明显,现在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过去靠简单招商引资的发展模式已经比较传统和落后了,他们希望能够引进一些人才到当地来创新、创业,然后在当地孵化一些上市企业,通过上市企业的龙头聚集作用,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


我们江苏有几个大企业,带动了许多个产业集群。像张家港的康德新(中国最大的预涂膜生产商)现在有700亿左右市值,2010年刚上市的时候一年才三四千万利润,现在一年利润20多亿,周边三点几平方公里,全是配套公司,生态非常好。前一阵子我和张家港的市领导聊天,大家都感慨这些年变化确实很大,过去这样的发展是地方政府想都不敢想的。江阴的长电科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差点倒下,但是现在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集成电路封测企业;连云港的恒瑞医药,也绝对是国内医疗企业里的第一品牌,有近2000亿市值;做光纤通信的中天科技也是毅达的基金投资人,董事长已经70岁了,企业过去规模很小,一年三四千万利润,2017年利润也是过20亿了,产业工人近万人。这些企业对地方经济发展和就业的作用之大,可想而知。


《投资圈》:和企业一起成长这个过程就是您的幸福感所在吧?


应文禄:是啊。企业慢慢成长起来,上市企业也很多,背后风险投资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美国所有的科技巨头背后都站着风险投资,国内目前上市企业的风险投资渗透率不到60%,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但也应该看到,中国目前也有很多中小企业获得了风险投资支持,而且不只是一轮、两轮、三轮,尤其在新模式、新经济、新科技类企业身上体现得就更明显。


我认为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是可能在未来十到十五年拥有巨大发展空间的产业,这个产业会吸引更多的资源聚集,包括人才、资本、政策支持等。


《投资圈》:您怎样总结这几年毅达资本的成绩?


应文禄:改革前一年我们同样的一群人,一共投资了7个项目,但改完第一年我们投了28个项目,第二年投了46个,第三年投了47个,去年我们投了73个。这些数字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基本上每年同比增长都很快,去年一年主动募集的资金规模是过去十年规模的总和,募集近180亿,基本上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个过程中对人的要求变得更高,如果我们还是用过去那种惯性思维方式和打法,会跟不上节奏,很快就被甩下车。市场就是这么残酷,其实没有人要淘汰你,是你自己把自己淘汰了。你再牛,如果跟不上这个节奏,市场还是会把你淘汰,因为团队要往前奔跑,不会为谁等待。


《投资圈》: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众多,您曾提及,可能分母会很大,但真正的分子不会超过100家。


应文禄:强者越强,肯定是这样。2005年我们研究过房地产,现在看当时排前十的房地产公司中还有六个在,另外四个被淘汰了,房地产经过了十四五年发展后是这种格局。我看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目前的前100名中,将来可能有一大半还会在,有一小半会出局。做金融行业的,死掉的原因一般就两种情况,一种是盲目投、盲目布局,第二种就是不遵守底线。





超人的另一面:梦在心中,路在脚下


《投资圈》:混改这几年,您一直绷着一根弦,要求团队以创业心态来工作。什么时候您会觉得应该可以稍微放松一些?


应文禄:走上这条路就很难放松了。时不我待。我们是一个创业型企业,而且还肩扛着混改的责任。从内心来讲,在当时这样一个环境下,能够给我们这么一次改革的机会,大家应该珍惜。这么多投资人将钱交给我们来管理,他们有一份期待,我们有沉甸甸的责任把这件事做好,把成绩做出来。我认为这几年一路走过来算对得起这次改革。


至于创业肯定自己要拼,你不拼,怎么要求别人拼呢?从事这个行业,勤奋是最低的门槛,你不勤奋,评上全国前三,靠什么?真的靠人际关系吗,什么时代了?几万家机构去PK,就像高速公路上一样,资源是有限的,你不在领跑的方阵里,怎么知道未来方向是什么。第一方阵的人都是最优秀的人,肯定也是付出最多的,就是这个常识。


《投资圈》:需要你们一直不停地向前奔跑。


应文禄:你干这个活儿,就要连轴转,水不流就会死。这个行业很特殊,不像工业制造,只要产品创出品牌以后不断地生产经营,往下走就行了。这个行业不转的话就会死,因为钱进不来了,水源没有了;大家看你不转了,没动力了,谁还会给你钱。如果投资人来看你像打了鸡血一样,全力以赴,他们才愿意把钱交给你。


2018年年初,南京大雪封城,一位跟我们有基金合作的县委书记到南京参加江苏省两会,会议间隙,临时想到毅达交流交流。结果整个公司管理合伙人一个不在,总监级别只有一个在公司,办公大楼空空如也,大家全在外面看项目。后来那位书记打电话给我说,“应总,我去完之后深有感受,毅达自上而下的勤奋和努力,我真的十分认可和尊敬。”


《投资圈》:这些企业家他们的压力其实都蛮大的,也都是争着往第一方阵里跑。


应文禄:其实我们投资创业企业很清楚,企业家是中国最可爱、最辛苦、最没有退路的一拨儿人。真的,在外人看来很多企业家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其实内心压力比谁都大。


在中国经营企业,人员成本和税负成本是非常高的,员工有退路,但是老板没退路。我认为,中国真正可以称之为企业家的一定在民营企业,因为他们承载着那么多客户的责任,承载着那么多员工人生奋斗过程中的梦想,一点退路都没有,所有的酸甜苦辣全是自己扛。


《投资圈》:您的工作状态一直是这样吗?看您的微信签名都是“超人应文禄”。


应文禄:我喜欢这个状态。也不是刻意的工作狂类型,而是觉得这个时代赋予了责任,就不要错失这个机会。


《投资圈》:压力这么大,您会从哪里不断寻找力量?


应文禄:每天醒来以后都想今天做什么,明天往哪走,每天接触的企业家都是不同的面孔。未来想做什么都是有挑战的吧,无论做什么事业,都要跟着时代走,在投资行业,你甚至要超越时代。


《投资圈》:您做这么多年投资,在未来带领毅达向前发展的过程中,您希望投资界对毅达和您的评价是什么?


应文禄:其实我最希望大家在行业里一提到毅达,会说这是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是一家没有瑕疵的公司,是一家拥有独立文化的有性格的公司;员工永远有激情,而且大家一定讲团队作战,不讲个人英雄和个人利己主义,讲“我们”这个词比较多。


至于对个人的评价,最好是随风而去,什么都没有。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