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海外
直面AI写作时代大变局
 
文:泰德·普林斯 编译:Yunfeng Liao
 
 

前些年网络媒体兴起的时候,很多人曾预言纸质报刊杂志将退出历史舞台。然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人们依然在阅读报刊杂志,只不过是改成了在智能手机上读。除此之外,网络自媒体的发展生产出了更多的阅读素材,写作者自然也比以往多了不少。


未来这一行有戏吗?我本人就是一个写作者,所以很关心这个问题。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我的写作机会会被AI抢走吗?AI会比我写得更好吗?最终电脑是否有可能接管所有的写作工作?如果是这样,对于像我这样的人类作者来说还剩下什么机会?什么样的新发明有可能让我面临这样的厄运?


再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未来我将不可避免地被机器人作者抢走饭碗,那这个过程中是否有可以为我所用的商机呢?现在,让我们来全面分析一下人类作者面对AI时的前途命运。





知己知彼


要搞清楚人类作者与AI谁能笑到最后,首先必须对读者及阅读这两件事有所了解。是哪些人在阅读?他们有什么样的阅读需求?人类作者对这些需求能满足到什么程度?是否有某些阅读需求是人类作者无法满足但AI能做到的?


人们阅读的理由各种各样,有的是为了查资料,有的是为了看新闻,有的是为了娱乐,还有些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我们有不同的阅读目的,但不能把我们寻找的信息等同于自己的阅读需求。每个人都有自己主观上意识不到的心理需求和偏见,当我们阅读的时候,实际上是在不经意间尝试满足这些需求和偏见。


举例来说,美国最畅销的图书是言情小说,主要读者群是中年女性。她们中的很多人每周要读一二十本言情小说,更夸张的是,有些人甚至每天就要读这么多!显然,这些女性读者追寻浪漫的心理需要极为强烈,她们必须通过阅读大量言情小说来释放自己的情绪。


顺便说一下,可能你也知道,这类言情小说是有固定写作套路的,其中一些正是写作软件创作出来的。但即便知道真相,也无损相关读者群的阅读热情,这个阅读队伍甚至可能会继续壮大,毕竟这些书为她们不断增长的阅读需求提供了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再来说说无意识的偏见。众所周知,人们在持有某种观点的时候,往往倾向于寻找那些能够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并且不自觉地忽略那些对自己观点不利的信息,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你所看到的,只是你想看到的世界”,这在心理学上叫做“证实偏见”。


证实偏见属于认知偏见的一种,认知偏见本身有很多类别,多到可能成百上千,其中有些可以通过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的研究加以验证。尽管研究者能够定义许多种认知偏见,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难以定量分析某个人的某种认识偏见居于何种水平。我们能意识到他怀有认知偏见,但不知道偏见的强弱程度。而我们能够知道的是,阅读偏好是受认知偏见影响的。我们往往乐于读那些自己有兴趣读的东西,与自己意见相左的内容就没有吸引力,至于爱读的东西是否客观科学并不重要。其实,这就是认知偏见在引导我们。


现在问题就很清楚了:如果我能知道你的认知偏见的内容,就有办法让你喜欢读我写的东西。进一步说,如果一个写作者准备投读者所好去写些东西,就不能只考虑读者表现出来的兴趣,还要考虑到他们持有的认知偏见。再有,此时已经不能把读者看成一个整体,因为一文难称百人心,针对某个人的阅读兴趣和情感需求量身定制的文章将是最有效果的,是他无论如何也要读的。


传统写作,也包括新媒体写作,面对的都是成千上万的读者,是不可能为单独某个人定制文章的,一是因为成本太高,得不偿失;二是因为作者无法掌握单个读者的认知偏见特征。当然,现在的写作机器人也做还不到这一点。不过现在的AI写作已经很厉害了,它们能处理各种写作主题,会自行到网上查找与之相关的资料,然后遵循一定的写作规律成文。写作机器人用这个方法写出的文章看起来非常不错,大部分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不是人类写的,甚至会觉得这文章比一般人写得还好。


从理论上说,要了解一个人的认知偏见类型并不难,因为可以从他自己写的能表达其真情实感的文字中提炼汇总出一个认知偏见清单并进行重要度的排序。将这个排好序的清单输入电脑,AI就掌握了此人的认知偏见规律。


这项工作的难点在于如何知悉人们对认知偏见排序的优先级。传统的判别方法是请他们参加心理评测,或是边给他们做核磁共振边问问题,看看在思考特定问题的时候,他们大脑中的哪一部分处于活跃状态。


现在出现的一个有利条件是,大多数人都使用社交媒体在网络上交流,从他们在线公开表达的观点中就能知道他们有哪些偏好或偏见。对专业人士来说,给一个人的认知偏见排序并不太难,因为单个人的认知偏见种类是有限的,这比要给上百种偏见排序容易得多。一旦筛选出一个人的认知偏见并正确排序,对方一定会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此前他自己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些认知偏见,更不知道它们的轻重次序。


除了社交媒体,在新技术的支撑下,现在还有很多获取此类信息方法,比如人脸识别。如今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已经很广泛了,高科技面部扫描仪不但能从人群中识别出特定的面孔,还能通过面目表情判断出人的情绪。特定的表情与情绪可以与特定的认知偏见建立起联系,这就又提供了一种判别认知偏见的方式。举例来说,只要掌握数量和类型充足的面部扫描图像,从你与熟人或陌生人见面时的面部表情就能分辨出你的性格是外向还是内向。据此人们也可以将某人的认知偏见作出排序,从而了解一个人的心理舒适度范围或者说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


根据所掌握的某人的认识偏见,AI很容易为他度身定制文章。比如,一个对秩序敏感的读者想阅读与狗有关的文章,AI就可以给他攒一篇介绍狗的破坏力的文章。如果读者不在乎这种破坏力也没关系,AI还可以编写介绍养狗的趣味所在以及这种趣味对人的价值的文章,诸如此类。对AI来说,写什么题材都无所谓,无非是找到相应的素材然后糅合一下而已,只要能满足读者的关注重点就足够了。AI就是这样轻松地将特定读者的认知偏见与它自己掌握的内容结合起来的,然后就可以制造出相应的特供文章,来为你提供专属于你的定制文章。完美吧?


你觉得这是新事物吗?不是的。人工智能早已能为我们提供虚拟智能助手服务了,像苹果的Siri、微软的Cortana、亚马逊的Alexa都非常好,它们能根据与你的对话及其他一些元素获知你的兴趣爱好,比如你平时阅读什么内容以及这些内容来自何处等等,都会成为个人智能助理了解你的渠道。


不过,目前这些AI还没有成熟的认知偏见模式,但这只是时间问题,也许短短几年就够了。研究心理学、金融、客户需求、零售偏好等问题的专业人士将因此大有用武之地,但要尽量快速抓住机遇,机会稍纵即逝。





各展所长


我认为,未来写作行业将分化出不同的层次,比如有商业化文章和高端文章之分。商业化文章就是那些针对特定读者及其明确的兴趣和认知偏见而定制的一般化阅读内容,这类文章对目标读者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实际上,未来大部分的文章都将是商业化文章,但人类作者并不擅长做这类事,所以他们必将让位于AI作者。


或许你会以为我接下来会说,人类作者将集中精力去写高端文章,这种需要具备深刻洞见的文章是AI作者难以胜任的。但是,不,我完全不这么想。


用不了多久,AI作者也能写出有深刻洞见的文章,而且与人类作者的作品难分高下,大部分读者会以为这些文章只可能是人写出来的。目前已有AI能在相当程度上做到这一点,例如IBM的超级计算机Watson。因此,高端写作很快也会被AI接手,在这个领域,它们也比人类写作者更有优势,因为它们知道读者的认知偏见,由此便能以人类无法做到的方式来定制文章。


那么,在AI具备了解读者认知偏见这个优势的情况下,有没有什么作品是人类能写但AI写不了,或者人类能写得比AI更好的呢?


这是个难题,但我可以给出一个回答。我认为,与荒谬、古怪、特殊这些词语相关的概念是AI把握不好的。美国人把那种做事特立独行、想法天马行空的人称为“Whacko”,这种人的行动往往超出一般人的预期,看上去甚至有些疯狂,像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布兰森都是Whacko。他们思考问题的方式属于非主流,可以说没有任何固定程式可言,能够把完全不相干领域的概念以看起来毫无意义或者荒谬的方式联系起来。我认为对于AI来说,这是它在很长时间内还做不好的事。


也许未来AI能学会如何不按常理思考,那样的话它们就能接管这一领域。但就目前而言,人类自己对这类同胞行动思考的独特规律都还不够了解,我认为在人类真正揭开非理性思维的奥秘之前,AI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当AI在这个领域奋力追赶时,大多数的人类作者也在面对自己的苦恼,其中那些商业化读物的作者恐怕得另谋出路了。因为他们的商业化写作竞争力比不过AI,也没有为特定的个人量身定制阅读内容的能力,AI写不出来的怪诞文章,他们同样也写不出来。


因此,未来AI将成为主要的写作力量,它们知道如何创作出能吸引更多读者的内容,也会有很大读者会更喜欢读AI写的文章。同时,也还会有少部分人类作者继续创作具有超高级阅读价值的内容,虽然这些内容并非为专人定制,但其读者也非常小众,属于知识精英群体。


这些人类作者还可以考虑与AI合作,把自己的创作秘诀传授给后者,使其写作功能得到进一步完善。所以,我认为剩下的这部分人类作者有可能变身为AI技术开发人员,作家这个职业将被淘汰。这就像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旧时那些会写漂亮艺术字体的抄写员失业了一样,随着AI写作水平不断进步,作家的地位正在接近抄写员,那他们的职业道路也就快走到头了。



行业前景


出版商的命运会是怎样的呢?他们中的大多数会转型为AI出版商,将从神经系统市场营销企业那里购买目标信息,后者专事辨识和评测认知偏见的工作。结合这些目标信息,AI出版商会给AI安排写作主题,并为其提供目标读者的数据库。当然,我们也可以想象,会有一部分出版商转而去做神经网络系统商用业务,他们更了解AI出版商需要什么样的读者评测信息。


仅剩的纯出版商将面向高端阅读市场和少量知识精英读者提供服务,虽然这部分读者的人数非常少,但他们的阅读购买力非常高,并会成为新型的社交网络的核心成员,除了让出版商获得巨大利益,还会给其他相关公司带来高附加值,例如猎头公司、科技公司、风投机构等,它们会愿意花高价进入这些社交网络。


那些不能适应新型AI出版模式也不愿转型为神经系统市场营销企业的出版商将关门大吉,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提出的“创造性毁灭”理论现在仍然有效,它将摧毁大多数的传统出版公司。


AI作者取代人类作者是一个大趋势,即便我们不情愿看到,但该来的依然会来。躲闪逃避最终只会被逼上绝路,倒不如主动出击,寻找对策。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是出版商,想做点既新鲜又有意义的事,那就成立一家涉足认知偏见分析业务的公司吧,开展基于认知偏见的神经系统市场营销业务。如果你已经在从事AI 写作业务,那就继续努力开发能让AI写出具有深刻见解的文章的新方法,在这方面,有很多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的研究成果可资利用。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