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人物
Amir Gal-Or:游走在中以之间的投资人
 
文:投资圈杂志/左勤程
 
 

近几年,去以色列考察的中国企业和投资机构愈发多了起来,学习和引进那里的先进技术是他们的共同诉求。


2016年9月25日~26日,第二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召开,共有来自中以两国的1800多名投资人、企业领袖和政府代表出席,有300多家以色列企业参会。大会期间举行了3000场B2B会议和130多场路演,为中国和以色列的企业牵线,以促成投资和技术合作。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大会促成了15亿美元的投资意向。


源于以色列的跨境投资机构Infinity Group(英飞尼迪集团),已专注中国市场十余年。对集团创始人及管理合伙人Amir Gal-Or(高哲铭)来说,每每说起以色列的先进技术、中国企业的技术需求特点以及中以创业企业的异同来都是如数家珍。


Infinity Group至今已有40多次成功退出的投资经验,其中包括在中国大陆的四起IPO和六次并购退出,“这还不包括在新三板申请挂牌的七家企业。”谈及在中国的投资成绩如何时,高哲铭很是自豪。





架设中以经贸桥


成立于1993年的Infinity Group,LP中既有以色列最大的投资公司IDB集团,也有中国国资背景的国家开发银行和苏州元禾控股。2004年6月22日,中以领导人举行会见时,一直同意加强两国在经贸和科技领域的合作。此后启动的Infinity-CSVC基金也成为中国政府批准的第一家中外合作非法人制创业投资基金,这被视为外资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的破冰案例。该基金的证书编号为“00001”,两国时任领导人都出席了基金成立签字仪式。


从那时起,Infinity Group开始了在中国的投资之路,如今在香港、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南京、苏州、成都、哈尔滨、石家庄、常州、宁波、扬州、济宁、宿迁和淮安等地都设有办公室,通过旗下的20只美元/人民币基金和数个孵化器管理着6亿美元和3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超过100家。


“可以肯定地说,政府间合作对两国的科技合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想最重要的是,两国政府促进了各个层面的相互理解,这给私营企业营造了很好的投资气氛。”高哲铭表示。


进入中国市场十几年来,Infinity Group已成为中以两国开展经贸合作的重要桥梁,其“创新技术引入+跨境资本投资”的投资模式赢得了中国各地政府的高度赞扬和全力协助,并在智慧城市和科创园区、现代农业、IT和通信、医疗卫生/生命科学、安防、现代农业、教育、节能环保和新材料等领域与许多国际国内的企业巨头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在海内外进行广泛投资,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2013年5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期间,中以两国领导人就建立中以政府间经济技术合作机制达成共识。在此机制下,双方共同成立了中以经济技术联合指导委员会。由中方的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以方的国家经济委员会分别牵头,成立了高技术产业、农业技术、节能环保、能源和融资5个工作组。


2014年5月,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访问以色列期间,两国领导人签署了关于成立中以创新合作联合委员会的备忘录。2015年1月,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标志着中国第一个以创新为主题的副总理级中外合作机制正式运行。


在两国政府的积极推动下,中以企业间的合作不断加深,赴以寻求技术合作和投资的中国企业的数量每年都在快速增长。在此期间,Infinity Group不但自身投资了许多企业,还积极为两国企业牵线搭桥。“以前我们经常举办一些小规模的投资促进会,后来我们想,为何不把规模做大一些呢?”高哲铭表示,由此便有了自2016年起每年举办两次的中以创新投资大会。


2016年1月4日~6日,第一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在北京召开,吸引了2300多名投资人及企业代表、130余家以色列科技创新企业参会。大会现场有80位主题演讲嘉宾发言,举办了4000多场B2B商务对接会议,达成近10亿美元的投资意向。2017年是中以建交25周年,中以创新投资大会将成为庆祝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两国政府促进中以开展经贸合作的标志之一。


作为大会的总筹划人,为了更高效地为中国企业嫁接以色列的资源,为以色列的技术寻找到更大的市场,高哲铭带领团队做了许多事,包括手把手地辅导企业更好地对外展现自己的优势,建立以色列的创业企业数据库,等等。“我们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知道企业的需求,懂得如何把那些相互有需求的企业聚集在一起,还会为它们的商业模式提出建议。”高哲铭介绍。



2016年1月份第一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和与会企业家晚宴



( 2016年1月份第一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 )



创投创新小巨人


如今,高度的创新精神与发达的创业投资行业已成为以色列的一张靓丽名片。这个国土面积比北京、天津地域之和还要小一些、只有800万国民的地理小国,拥有4000家以上高科技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超过100家。此外,还有超过300家世界领先的公司在以色列设立了研发制造中心,包括微软、谷歌、Facebook、雅虎、亚马逊、苹果、英特尔、IBM、戴尔等,其中还包括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如小米、复星、华为等。


以色列是全球公认的科技创新热点国家。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机构联合发布的“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中,它在全球128个国家和经济体中排名第21位,其中,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达到4.1%,排名世界第二;每百万人中的全职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位居世界第一。


以色列有多少人在创业?“其实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大多数以色列人有宗教信仰,各自还有很多学习或工作任务,所以创业者的绝对数量不是特别多。”高哲铭介绍,以色列的创业人口大概有25万,即每32人中有1个创业者。


有数据显示,以色列是仅次于美国的创投大国,其早期投资占整个欧洲的50%,且有全球最高的人均创投获得额。来自毕马威的报告显示,2015年以色列创投机构募资总额为15.2亿美元,较2014年的12亿美元又有大幅增长,其中有不少资金来自中国。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外事办副主任智葵在第一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上介绍说:“现在,中国有上百亿元的创业投资基金在密切关注中以经济合作。在这方面,中方不缺钱,缺的是好的技术和以方的合作伙伴。”


随着双方合作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企业希望到中国寻找合作伙伴。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也有一些顾虑:一是担心进入中国市场后,技术会被抄袭、复制;二是担心达成合作之后的决策机制效率低下;三是以色列企业不大认同中国企业过分追求市场份额的心态。对此,高哲铭提出的解决之道是,以色列企业必须找到合适的中国合伙人。外国企业到中国投资时,不能凭自己的想当然去处理大小事务,而是要相信当地的合伙人并给予充分授权。


中以两国的文化有太多的不同,高哲铭介绍说,中国人喜欢圈子文化,这与以色列有很大不同。为了更好地融入中国市场,以色列企业家需要更多地感受和学习中国文化,这很关键。以色列人崇尚技术,发明了许多新科技,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时说话太直接,咄咄逼人,不容易沟通,而中国人相对比较温和。


“两国的共同点在于,创业人群的平均年龄差不多,都是三四十岁,有一定的生活和工作经验,在某些领域有独特的技术和人脉。”为了缩短中以企业合作的磨合期,高哲铭希望建立起一个框架,为双方的合作提供准备和教育服务,帮助它们设计好企业交易的结构、双方的权责分配,促进彼此学习对方的文化,等等。


“企业家们总是在寻求创造新的事物,和他们打交道能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在全世界做生意,帮助不同的企业成长,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高哲铭表示。



高哲铭在中以科技创新大会上演讲



投资中国十三载


高哲铭于1998年加入Infinity Group,过去10多年里,中国市场是他的工作重心。为了方便工作,他举家搬到了香港,每周都会到内地来出差。


“在以色列的投资机构中,Infinity Group对中国市场的忠诚度最高。我们只面向以色列、中国和美国市场,而其他机构还会关注俄罗斯等国的市场。”之前接受采访时,高哲铭曾如此表示。


提起在中国的13年,高哲铭表示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他投资的第一家中国企业是Nanomotion,主要生产马达、运动系统等工业设备。2005年,江森电子收购了该公司51%的股权。“虽然项目不算大,但是很值得纪念。”


通过“创新技术引入+跨境资本投资”的投资模式,Infinity Group为中国引入了许多以色列的先进技术,帮它们在中国落地,并与中国企业进行紧密的商贸合作。“我们的很多项目回报率都比较高。”高哲铭边说边拿出手机,点开自己收藏的企业股票信息,向记者介绍说,“晶方科技、神州数码等企业的回报都相当不错,还有许多项目没有完全退出。”


最能体现Infinity Group在中国的耐心与坚持的项目当属晶方科技(股票代码:603005),它是第一家由以色列创投基金投资、基于以色列的创新科技发展起来并在中国上市的公司。2014年2月,晶方科技成为马年在A股上市的首只新股,为了这个时刻,Infinity Group等了将近10年。


上世纪90年代,以色列的半导体封装企业Shellcase开发出ShellOP、ShellOC等晶圆级芯片尺寸封装技术,但这家在加拿大上市的公司却处于常年亏损状态。将Shellcase私有化后,Infinity Group认为,中国的市场潜力和技术需求能为其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于是选择在半导体产业链集中的苏州工业园区成立了晶方科技,以此实现了Shellcase的技术落地并一路扶持企业做大做强,Infinity Group也实现了内部收益率(IRR)200%的业绩。


除了Shellcase,Infinity Group在以色列投资并成功引入中国市场的还有Power Paper、Kaiima、BotanoCap等成长型企业。


高哲铭向记者着重介绍了Power Paper,这是一家绿色环保印刷电池研发企业,其专利产品是能像普通纸张那样随意变形和折叠的超薄电池。它适用于各种尺寸、厚度和形状的电子产品,而且材质无毒,生产过程环保,废弃后能自然降解。2010年8月,Infinity Group控股了Power Paper并把这项技术引入中国,帮助公司与许多中国品牌建立了合作。


Power Paper的这个产品应用前景非常广泛。“华为研发了一种能够持续监测婴幼儿体温的贴片设备,Power Paper是最好的电池选择。”高哲铭说。据Power Paper中国总经理赵炜强介绍,有一家合作厂商需要定制温度传感器芯片的供电片,用于在零下20度的环境中监控运输货品的温度变化,Power Paper正好能满足他们的需求。Power Papper也能与化妆品组合使用,这一应用原理还能用在外敷药物上以加速人体吸收。该公司正在与天津的一家药物开发公司合作,产品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像晶方科技、Power Paper这样的例子,在Infinity Group进入中国的13年历程中还有很多。为了更好地服务中以两国的创业者,它还设立了一个中以两国创业企业数据库,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以色列创新”即可查询超过5000家以色列科技公司的信息,包括所属行业、融资阶段、公司规模等内容,中国企业的数据库部分待完善后也会正式开放。





“双创”基因代代传


以色列文化蕴藏着很深的创业创新教育基因,大学、机构、企业甚至家庭中都开展着不同形式的创业教育。“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们最感兴趣的事就是研究如何将研发成果转化为市场产品,所以说,我从事技术投资与引进这项工作是来自家庭的熏陶。”高哲铭表示。


高哲铭的父母都是以色列技术工程学院的教授,他的母亲在化学与原材料学研究院工作,父亲则专注于航空学以及机械学。高哲铭有24年的战斗机飞行员经历,退役后取得了海法大学经济学以及工商管理学学士学位,还在特拉维夫大学获得了MBA学位,并进修了哈佛大学的创业投资以及私募产权投资课程。


1990年,高哲铭与母亲一道开办了一家主打汽车冷却液的公司,由此从飞行员转型为企业家。冷却液在发动机的冷却系统中循环流动,能将发动机工作中产生的多余热能带走,使发动机保持正常的工作温度。“所以,冷却液的温度既不能低到结冰,又不能太热以至烧坏零部件。当时,我的母亲发明了一种特殊的物质,可以让冷却液保持最佳工作状态,然后便开始了这次最初的创业。”如今提起这段经历,高哲铭依然非常自豪。


高哲铭的母亲还介绍他认识了一些俄罗斯移民,后者掌握了生产通讯行业所需的电容器粉末的技术。他们共同成立了开发高端耐高温陶瓷材料的公司TAN,并与以色列能源公司Paz达成合作。后来,投资者买下了Paz公司并获得了相关技术授权,TAN也被收购。


高哲铭在教育子女时延续了父母的教育理念。他让大儿子高佑思(Raz Gal-Or)在三岁时就尝试阅读犹太经典。“非常难读,就像中国的古文一样。”高佑思表示,父母是有意识地让他挑战自己,学会适应艰难的环境。“有些事情很难做,那现在就开始做,那些所谓不可能做到的事,只是需要更长的时间而已。”高哲铭经常如此教育高佑思。


近期获得Infinity Group投资的早期项目“唯喔足球”,目前正由高佑思负责。作为球迷专属的体验分享平台,唯喔足球依托于在伦敦、北京、特拉维夫的三个办公室服务于全世界球迷。在中国,唯喔足球运营着唯喔fanTV、球迷活动落地、VIP欧洲足球产业观察团及相关大型活动,并独家代理顶级联赛俱乐部和球星在华的新媒体运营。唯喔足球在英国设立了媒体及接待中心,以此为核心拓展全球业务;在以色列则设立了足球社交金融工具研发中心。高哲铭介绍,Infinity Group在这个项目上投资了人民币1000万元。


Phresh是Infinity Group近期投资的另一个早期项目,它是高哲铭的二儿子高安明(Amit Gal-Or)从以色列引入中国的,现在他正带领几位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运营这个项目。



Phresh是InfinityGroup近期投资的一个早期项目



果蔬之所以会腐烂,原因之一在于其沾染了细菌,因此杀菌能有效延长水果的保鲜时间。针对这一诉求,Phresh公司推出了食品级杀菌保鲜装置“果伴”。


“这个产品的外观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白色小人,内部有一个控制时间的电路板,填充着采用天然纳米级生物微胶囊缓释技术的粉末保鲜剂。把它放在食品旁边,可以缓慢释放能够杀死大肠杆菌等特定病菌和微生物的不同种类精油,并将食品的保鲜时间延长数倍。”Phresh公司的市场推广负责人介绍说,这项技术主打智能家居概念,还适用于其他的厨房、卧室相关产品,用来为鲜花保鲜、给衣柜除菌等。


“我们做过一个测试,两篮一样的果蔬,一个使用‘果伴’,一个不用,放置两周后变化效果非常明显:‘果伴’能让水果保鲜17~21天。”Phresh联合创始人郭建多介绍说。这位年轻的创业者毕业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大三时曾作为交换学生到以色列学习,因此对以色列的公司和项目情有独钟。


“果伴”使用一段时间后需要更换内芯。有趣的是,给这个装置的LED灯供电的正是前文提到的Power Paper纸质电池。Power Paper电池的电量耗尽之后,白色小人内的LED灯熄灭,这意味着“果伴”该换内芯了。


这项食品杀菌保鲜技术是以色列科学家研发十几年的成果,有着成熟的市场应用,主要客户是百事等to B品牌。“现在食品安全是广大中国消费者非常关注的问题,所以这个产品也能成为一种很好的to C产品,用于家庭能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郭建多说,“公司目前正处于将产品推向市场的前期阶段,先做to C的推广,而后会根据中国市场做一些产品调整,把它推向B端。”


Phresh在京东金融的平台上做了一轮产品众筹,今年11月7日,以筹款额超过计划119%的成绩完成了众筹。今年2月,Phresh还在全球最大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发起过为期1个月的众筹,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超过500名。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