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公司
丫米厨房:让每顿饭都有家的味道
 
文:投资圈杂志 / 筱小丫
 
 

在一些投资人看来,传统餐饮包括厨房、厨师、服务员、物理门店这四大要素,要运用互联网工具来实现创新目的,就要颠覆其中的一个或多个要素。


比如,要省略厨师要素,可以建立中央厨房来统一加工和分配食材;要去掉传统的餐厅厨房要素,可以把厨师引入居民小区,提供上门服务;外卖则取代了餐厅内的服务员,同时还扩大了服务半径……总之,有亮点、有差异化的商业模式,能够解决消费者痛点的创业项目,更能引起市场的关注。


家常菜版Airbnb


“我们的愿望就是最大化利用普通人的闲置时间及厨艺,将其分享给不会做饭或没时间做饭的白领食客们,用分享经济的精神创造一个吃货界的Airbnb。”丫米厨房创始人丁其骏说。


丫米厨房创始人丁其骏


2011年,丁其骏拿到了美国波士顿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的毕业证书,回到中国,不甘心做程序员的他,一直想在互联网产品方向有所建树。当时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在网上找到了丁其骏,希望他能够加入团队,共同创业。两人一拍即合。


在喜马拉雅FM,丁其骏主要负责产品。2013年3月,喜马拉雅FM手机客户端上线,两年多时间手机用户规模已破亿,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在线移动音频分享平台。


“在电台工作的时候,公司会给我们提供加班餐,开始是小饭店提供的,比较油,不太干净,后来我们找了个阿姨,在家里做好后给我们送过来,体验比原来好很多。吃不到家里做的干净的饭菜,这是上班族的痛点。”


2015年初,丁其骏自立门户,成立丫米厨房,产品旨在帮助现在的年轻白领解决在外的吃饭问题,让白领到哪儿都能吃到家里饭。当时,就获得了IDG资本的千万元级天使轮投资。


2015年6月,产品正式上线,通过丫米厨房App,用户可以找到附近提供私厨服务的家庭厨师,浏览每位家厨的拿手菜,直接下单点菜,30分钟后送达。仅一个月的时间里,家厨的数量突破了100人,每个家厨每天平均做单量达到20单。


共享是一个社会现象,但共享经济是一个带经济后缀的名词,它不是一个简单的社会现象。“共享经济有两个前提条件:第一共享本身是闲置的资源,是否具备足够的供给,第二社会上的需求是不是成立。比如邻居间共享工具,这个需求太分散,也不是高频,它只能算是共享但不是经济。”


丁其骏表示,丫米厨房成立满足三个前提:


第一,供给方比较稳定,丫米厨房入驻的家厨主要有三类:一类是退休人士,比如厨师、教师等;一类是全职家庭主妇;还有一类是美食达人,以自由职业者居多。


第二,丫米厨房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显著区别于市场其他产品。外卖是盖浇饭,批量生产,丫米厨房提供的私厨是小锅制作,更多偏向家常菜,市场上很难购买到。


第三,这是一种利用家里闲置的时间和劳动力,消费者不必为房租、环境买单,而是为食物本身付费。


“我们在运作上注重区域的供应密度和需求密度,所以发展就比较顺利。很多人没有做起来,就是没有做好供应段和需求端平衡。”丁其骏说。


“我们用户以上班族白领为主,人均客单价在30元。比例上,60%是中餐,40%是晚餐。因为用户定外卖的习惯就是在中午,中午时间虽然比较短,吃饭时间还是足够的,我们跟一般外卖需求也差不多。”


丫米厨房的部分家厨提供上门自取,及堂食服务,食客如果与家厨住同一小区,可以亲自上门取餐,或者干脆在私厨家里吃一顿。


目前,丫米厨房平台上已有20多万用户、1400多个家厨,主要服务范围是在上海。今年将尝试开拓北京、广州、深圳三个城市。


私厨创业“危与机”


众所周知,私厨类平台的食品安全监管的一个难度在于,以家为单位的厨房分散于各地,平台难以掌握各家用的是什么质量的食材、厨房的卫生环境怎么样、私厨在烧菜过程中有无讲究卫生。


在保证食品安全上,丫米厨房要求每个家厨上线前提供健康证和身份证,再通过平台的“质检员”上门检查,确认厨房卫生状况达标后才可以开店。私厨入驻之后,工作人员会定期上门回访,根据私厨的具体情况提供相应的营销、拍照、店铺运营方面的服务,来把控源头卫生质量。“之后会引入一些直播。”



自建中央厨房或许是把控互联网餐饮食品安全的另一有效途径?“控制食品安全,并不仅限于自建中央厨房,更在于食品源头控制,由我们认证控制原材料再给到厨师,给用户更多保证。”丁其骏表示,丫米厨房会向家厨们统一提供品牌食用油和大米,未来还会扩展到更多食材以保障源头。


一份关于私厨服务的在线调查显示:用户对建立在私厨O2O的社交有很高的期待,超过一半用户希望在吃饭之余,通过私厨平台结识一群有同样美食兴趣和生活热情的朋友等。


当平台积累了一定数量的家厨和用户,走社交化的路似乎变得顺其自然。多家私厨共享平台表态,将在线上平台围绕社区提供综合类的服务,在线下组织社交活动,增加家厨和用户黏性的同时,产生附加值。


“我们希望这个平台能够更多凸显特色,比如家庭厨房的个人风格,也会引入实时沟通的工具,但并没有打算切入社交这块,平台更多需要解决的还是供求关系。社交是多对多的关系,家庭私厨是一对多的关系,当然用户对私厨会建立一个情感连接,产生个性化定制需求。”丁其骏介绍,有不少家厨通过丫米厨房的平台结交认识,互相切磋厨艺;一些用户还因为美食成为好友,建立了不同的美食联络群。


如今“懒人经济”当道,这为互联网私厨品牌提供了巨大的发展机遇,但食品安全、同业竞争激烈等问题的存在,也让这个市场的钱变得不那么好赚。据了解,各个共享厨房平台还处于争夺用户的阶段,基本上还没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同时,它们也面临着强大竞争对手的潜在威胁:团购和外卖平台本身在线下有着良好的获客渠道,积累了庞大的用户资源,一旦时机成熟,它们就可以在平台上开一个私厨频道,这将对共享厨房服务市场产生巨大冲击。


私厨类平台还要闯过的一大关是食品安全监管。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首次纳入了网络食品安全内容,并明确了第三方交易平台承担的职责。一旦出现顾客维权,因为这个领域同时涉及到第三方平台、第三方配送、网络信息发布等诸多法律关系,处理起来会比较麻烦。“网络餐饮的模式比较创新,之前制定政策时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模式,这个领域还需要经历一个正规化的过程。”丁其骏说。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