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封面文章
何小鹏:如果只做没太大变化的车,那我创业干什么?
 
文:光子星球 / 冷泽林
 
 


2021年10月24日,第三届“1024小鹏汽车科技日”正式召开,“1024”这个数字有着深层次的含义,在计算机运行的二进制世界里它代表着2的10次方,是基本计量单位之一,因此这一天也是程序员日。


小鹏是一家喜欢探索的公司,从G3、P7、P5车型到今天的飞行汽车、机器马,都在不断尝试创新的产品和功能,虽然探索就意味着一定会有失败,但对于何小鹏来说创业就是要做不一样的事情,就像每个人都要做不一样的人。


正是这种探索的精神使得何小鹏本人表示,如果有时光机可以将自己送到未来50年去,自己并不愿意直接去到这个未来的世界,而是更愿意通过自己的探索和思考定义未来的世界。


本次小鹏汽车科技日,针对四大板块:超级补能、智能驾驶、智能机器人、小鹏汇天,何小鹏带来了新的探索与思考。



在会上何小鹏表示:“我们从不做概念车或者展示车,我们所有的探索都是为了将其量产,从而改变我们的智能出行生活。仰望星空的基础在于脚踏实地。“


超级补能体系


目前对于电动车主来讲,里程焦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补能体系的不完善,而现如今市面上的两条技术路线分别是换电和超充,对于小鹏来讲超级补能是未来出行的基础。


目前,小鹏汽车的自建充电网络,拥有品牌超充站439座,免费充电站1648座。据透露,未来小鹏超充将推进车端、桩端、站端全面技术升级。


车端,小鹏发布中国首个量产的800V高压SiC平台,充电峰值电流超过600A,采用高能量密度、高充电倍率电池,充电5分钟最高可补充续航200公里。


桩端,小鹏汽车发布首个量产铺设的480kW高压超充桩。采用了充电枪液冷散热技术,通流能力可达670A以上,并采用轻量化设计,超细线缆,插拔力小、提拉重量轻。


由于电网容量是充电服务能力拓展的重要基础,因此小鹏超充将在站端带来自研储能充电技术,采用储能超充站及移动储能车两种方式,通过削峰填谷,在高效补能的同时减轻电网压力。


NGP从高速到城市


随着高等级智能辅助驾驶功能的不断推出,智能驾驶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用户的出行方式。小鹏汽车认为智能辅助驾驶依然不是自动驾驶,人机共驾将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必然选择。


如何平衡安全和用户体验,小鹏汽车从三个方向来解决这一困境,智能辅助驾驶功能能力、用户安全教育以及人机交互。


为实现城市场景智能辅助驾驶落地,XPILOT 3.5拥有首个可量产,且不依赖激光点云地图的厘米级城市定位能力,不仅采用基于视觉、高精地图、GPS、IMU、轮速仪的多传感器融合定位技术,更拥有更细颗粒度的城市高精地图静态信息+天级更新能力。


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团队从今年4月开始,逐步将小鹏NGP的注意力由高速场景转移到了城市场景。小鹏汽车对外宣布,随着城市场景的落地,标志着智能辅助驾驶下半场的开局。


在分享中,吴新宙博士宣布城市NGP将于2022年上半年首批城市部分道路开放。


在用户端,小鹏汽车将启动“智驾分”试运行,制定了一套完善的智能驾驶行为评估系统,在车主授权下,评估车主的智驾行为是否符合使用规范。


除了与汽车相关的技术展示,现场还讲解了关于机器马、飞行汽车的技术成果。



针对小鹏汽车将如何进行生态布局、如何备战新能源市场,何小鹏与光子星球等进行了一场对话。


以下是本次对话何小鹏的主要内容:


提问:最近做自动驾驶的公司都开始做无人车的测试,小鹏如何做到接近Robotaxi的体验和安全冗余?和L4的区别是什么?


何小鹏:我觉得他们没有安全冗余或者不多,安全冗余分几种,有软件的安全冗余、硬件的安全冗余,有些Robotaxi在昂贵的软硬件情况下做到了比较好的安全冗余,但有些也没做到。我们到XPILOT5.0才在冗余的角度上做了很多功夫,3.5、4.0大部分,包括外面讲的L4级别的公司,大部分是在软件的、硬件的体系上达到L4的基础,有了硬件,不代表有这个算法跟数据,有了硬件加算法数据也不代表软硬件能够冗余。别说L5,离L4都还差得非常远,所以我认为那是数据的堆叠。


提问:从鹏行到智能汇天这些生态公司,小鹏在生态上的思考是怎样的?


何小鹏:汇天也好,鹏行也好,都是我们的生态企业,我们将来可能会有轻度投资企业。我们是希望生态企业能够在小鹏的战略跟产品定位上去做,此外,小鹏会为他们的制造和部分销售提供帮助,这样他们销售的规模和制造的要求就提高了。


这些企业,小鹏汽车跟我个人都会投资,这样他们才有比较充足的资金。汇天最近公开了超过5亿美元的A轮融资,基本都是中国最顶尖的VC、PE去投的。


提问:如何去体现小鹏在智能化技术方面的品牌的调性?是否能把一致性体现出来?


何小鹏:我们走的是渐进的逻辑,远景你可以想象得很远很好,但节奏是最重要的,节奏有两种方案,一种是一口气跳跃中间的阶段。另一种是分步骤,我们可能是后者偏多。


我觉得绝大部分对于创新的思考,从宏观是正确,从微观都是错的。像经纬度一样,你不知道准确经纬度,而你需要通过不断前行的过程中调整你的方向,可能只有3%或者5%的角度,但是这很重要,这才是创业的过程。



提问:这次小鹏突出了全栈这么一个概念,但业界还是有一个说法,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去做,而且现在有很多研究智能化技术方面的企业,把白盒交给整车厂做开发,小鹏认为哪种是主要的模式?


何小鹏:条条大路通罗马,都有可能成功。但是我们觉得在快速且大型创新的时候,为了追求效率跟变革,需要全自研。而在越稳定的时候,分工清晰,你越不应该选自研,因为你没有别人的规模,没有别人的工艺,没有别人的管理,你就应该交给他。


我们可能前面会自研一些东西,如果稳定了,另外一家公司做得更好,更便宜,这时候应该让他做,你要去做更有价值的事情。


今天的智能汽车在2024年前可能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2026年会进入再下一个阶段,这些变革将超出我们的想象,以一种连我们这样一群在最前面的创业者都无法想象的速度变革,如果只通过合作伙伴就难以实现。


因为他们需要成长,需要发展,他们一定会比你想得慢一些,这是一个市场商业的逻辑导致的,他们实际上能力比我们强,但在他们的角度上不需要这样想,等我们稳定了,有可能会开放一些。


提问:你怎么看待小鹏打造生态?像蔚来打造的是单一的汽车生态,他把电池板块、电驱动都独立了,甚至未来可能把智能驾驶板块独立出来,作为供应商的形式。你怎么看待当前的市场变化?


何小鹏:出行的生态我们未来会慢慢展开,今天看到一部分,最近200年,全球生活的改变来自于科技,科技改变的先驱在于科技跟交通的组合,没有飞机,没有乘用车我们今天的生活会差很远,互联网也是一种交通,只是数字的交通,没有这些变化你会发现其他的很多都没有,衣食住行、吃喝玩乐,行是基础,满足了生理需求之后,比如吃得饱、穿得暖,行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会做一些事情。


我们的友商都做得很棒,但我们走的道路不太一样,我们还是在自己的体系里思考探索,但条条大路都通罗马,最终都有可能达成。


提问:我们现在看到的自动泊车、高速和城市NGP,你觉得哪一个时间点这三者会全场景落地?


何小鹏:核心要看落地的质量,比较好的落地我认为到后年,很好的落地我认为到2025、2026、2027年,完全的落地可能要2030年以后。


提问:在未来商超的运营成本非常高,可能会回归到原来投资人建店的模式,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何小鹏:很多人跟我探讨这个问题,我认为数年内还是以线下卖车为核心。商超模式我相信未来会有一些变化,或许不远的将来就会变化。但是商超还是有价值的,不能都去商超,也不能都离开商超,这是一个流量群的逻辑。


就像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为什么在十几年间跑得非常快,就是流量群,线下的流量群在变,线上的流量群也在变,这两个需要一个变化、融合、迭代、螺旋的过程,这是一个蛮难的话题,我们也在不断思考和探索。


提问:现在腾讯也在说不参与造车,只造一张网,华为也是这样,小鹏未来也是要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大家都有不同生态的时候,竞争的碰撞点在哪里?怎么凸显小鹏自己的优势点?


何小鹏:第一,我觉得小鹏还是一个比较小的公司,还远远没到他们说的平台,或者立体的生态,我觉得他们也都没到真正的生态,但他们都打造了一个很强的网络效应,还不是生态效应。


第二,我们期望将来有自己的生态,但需要5-15年的时间,也许那个时候可以再分享一下。但今天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把AI和制造两个能力做深做好,把中国和全球两个区域逐步做得更好,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事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和特点,但没关系,这个世界科技变化真的很快,换个角度,我们觉得在社交领域没有人能突破某些公司,也许过几年就有,概率很低,但可能性绝对有,这就是科技带来的魅力。



提问:针对机器马、飞行汽车,投入和回报上小鹏是怎么考虑的?


何小鹏:他们都是小鹏的生态公司,任何一家公司从长线来看都要有足够的利润,他要回馈股东、员工,才能承担他的研发费用。我们在最开始做生态公司时考虑的是战略,做投资公司最主要考虑财务,所以我们现在只考虑战略为主。


提问:小鹏为什么要做创新的产品和功能的尝试?假如探索失败怎么办?


何小鹏:既然探索就一定会有失败,如果不会失败就不叫探索,那就把它产品化或者商业化。


对我来说,我觉得对于越来越多的创业者都想做更好的东西,而不是想做更赚钱的东西,他把这种烙印刻在自己公司的产品,自己的企业文化里去。我一九八几年第一次坐在一台车上,那时候的车跟现在的车也差不了太远。为什么30年来车都没有巨大的变化?我们如果再去造一个也没有巨大变化的车子,只追求它的设计、它的定位、它的价格差异,那我创业干什么?创业就是做不一样的事情,就像我们每个人要做不一样的人。


提问:汽车本身的主赛道竞争也很激烈,在这么多的生态企业架构里面,你自己的精力是怎么分配的?


何小鹏:我是动态分配的,最近在机器人领域花的时间比较多。但是我绝大部分还是在小鹏汽车体系里面,因为它是一个宏观战略的布局,今天大家看到的东西很难跟小鹏关联,但是三到五年后小鹏做的事情跟四到五年后他们做的事情就产生了更多的关联,那时候可以看到一些比今天酷10倍的事情。


提问:小鹏发布的800V高压碳化硅平台、超充技术、储能等,必然会提升成本,小鹏是如何考虑的?


何小鹏:我会考虑节奏跟成本,同时我会考虑技术的变化导致更替的成本,前面做得多了,技术一更替后面的变化还是蛮多的。另外我会考虑智能辅助驾驶在2023、2025、2027年进入到不一样阶段的变化,我会考虑很多节奏。但我也立了flag,2023年我们要把补能做得挺好的,这个事情是我们坚定要做的,不光在中国做,我们在海外也会做。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