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专题
不会剧本杀的你,正被社交淘汰?
 
文:新浪科技 / 刘娜
 
 

划重点:

如今的剧本杀,被视为人生的试炼场。但朋友圈也一度传出“不会剧本杀的90后正被社交淘汰”的论调。


繁荣的背后,从业者面临着不少困难和风险。有人年入百万,亦有人黯然离场。据透露,仅一个月事件,就有近百家“剧本杀”相关企业被注销。


剧本杀最终走向“发烧”、“虚胖”、“昙花一现”,还是堪比影视、电子游戏,能健康发展的娱乐产业,还取决于能否建立起行业规范和标准。




近日,浙江一名21岁青年沉迷剧本杀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他甚至对母亲喊出“杀了你”。医生指出,长期痴迷性沉浸会影响健康,应尽早治疗。


难道,玩个“剧本杀”也会产生心理疾病?


当下,随着剧本杀行业的迅速膨胀,越来越多的人花4-5个小时去扮演别人的人生。剧本杀一度被视为人生的试炼场,甚至传出“不会剧本杀的90后正被社交淘汰”的论调。


资本也闻风而动,当下的剧本杀甚至开始占据商场,令服装品牌退居二线,北京核心区某商场2至3层几乎被剧本杀覆盖。不过,尽管风很大,但从业者巨多,“内卷”也十分严重。有员工向新浪科技透露,在北京开设剧本杀场所,除去房租和人力等成本,每个月的收入勉强保证基础运营,有时甚至还会亏损。


被“霸占”的商场店铺


“超级异次元”、“长藤21门”、“长藤密室”“X先生密室”…… 在世贸工三商场内,多家服装品牌已“让位”,剧本杀大军入驻其中。在这家商场,剧本杀店面一家挨着一家,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年轻人集合、等场次、进入剧本杀环节。


据世贸工三工作人员介绍,该商场大约开了约接近20家剧本杀,甚至还有一家沉浸式VR密室逃脱以及两家针对年轻人的桌游棋牌室。


附近的居民表示,世贸工三以前是服装为主,主要有UR、ZARA、无印良品、还有几个餐饮品牌。疫情下服装、餐饮受到重创,许多店面关闭了。本来都已经死气沉沉的商场,不知何时又变得人来人往,换成了“剧本杀聚合地”。


商场内上下两层剧本杀店“排排坐”

商场内上下两层剧本杀店“排排坐”


同样的商业奇迹,在往东20公里的高碑店尤为明显。


在租金更低的高碑店地区,甚至可以看到剧本杀遍地开花的盛景。做为剧本杀的新晋“地理代名词”,位于北京东五环的高碑店已经成为“500米,12家店”的剧本杀聚集地。


“在A剧本杀店发现能连上隔壁B剧本杀的Wi-Fi。”


在在古风古色的仿古建筑里,近百家大大小小的剧本杀店在过去两年里相继涌入。“随便一抬头,至少能看见三家剧本杀招牌,”一名剧本杀店老板表示,“我在高碑店开了一家密室,半年里那新开了近50家剧本杀和密室。”


“高碑店的密室更大、布景更加豪华,有的密室逃脱有两层,场景特别逼真,普遍都需要换装。”一位剧本杀爱好者表示,在质量优势和聚集效应下,许多玩家甚至把“高碑店”和“剧本杀”划等号。


“我去高碑店了”在剧本杀爱好者的语境中,也可以理解为,“我去玩剧本杀了。”


突如其来的风口?


随着剧本杀行业的迅速膨胀,越来越多的人花4-5个小时去扮演别人的人生。


《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预计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


剧本杀是人生的试炼场,也是年轻人新的社交方式。朋友圈也一度传出“不会剧本杀的90后正被社交淘汰”的论调,剧本杀也正在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娱乐社交新宠。


在2016年热播综艺《明星大侦探》的带动下,2017年国内登记注册的剧本杀门店不过才破千家。但到了2019年12月,全国的线下门店已经飙升到12000家。


相较于上一代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人选择一份剧本,扮演一个角色,花上四五个小时,在推理本里“找凶手”,或是在情感本里放肆哭一把,也可以在过程中认识新的朋友。


一场几个小时的局下来,嬉笑怒骂、排斥、争斗、算计、暗战全有了。


玩家对剧本杀有多痴迷?据高碑店一名剧本杀老板表示,玩家最上头的时候,晚上就睡在布景的道具床上,在剧本杀店备有牙刷、卸妆水。“忠实客户一下班就来,边等外卖边拼桌都是常规操作。”



“那个项目确实是我搞黄的,但人真不是我杀的。跟一群陌生人人聚在一起开会,进门就先丢给你一堆材料,看着看着各部门开始互相丢锅。”脱口秀演员庞博在《脱口秀大会》里对剧本杀的形容更加直观。


剧本杀一般分为实景剧本杀(密室逃脱、沉浸式剧场)和桌面剧本杀,大部分商户会同时经营剧本杀、桌游、密室等多种室内娱乐业态。


资本也嗅到迅速增长的剧本杀市场。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15日,2021年有31笔狼人杀、剧本杀相关的融资事件,披露的融资总额超252.5亿元人民币。


资本加持下剧本杀实体店的火爆还在继续蔓延。全国范围内今年上半年新增剧本杀3543家,同比增长297%,注册量超去年全年。据艾媒网预测,2021年剧本杀市场规模将有明显增长,预计2022年剧本杀市场收入将突破两百亿元。


供养至少6万DM


蕴含百亿级市场规模、近千万消费者的新兴事物,势必许多新的就业机会。


DM(Dungeon Master,剧本杀主持人)和剧本作者就是剧本杀创造的新兴就业机会。调研数据显示,目前五成以上线下剧本杀门店里会设有5~10位DM来服务玩家。按照2019年全国12000家剧本杀的数据计算,剧本杀行业至少招聘6万-12万DM。这一数据还是两年前的数据。


打开招聘类App,招聘DM的相关信息有上千条,近在朝阳区双井地铁站周边的DM招聘信息就30多条,薪资从千元到万元不等。“现在很多年轻人受不了朝九晚五、想睡懒觉、追求新意、乐于沟通,”双井一家剧本杀店老板说,DM给了这样的年轻人完美的工作机会,主持剧本杀不用早起,下班比较晚,聊着玩着就把钱赚了。


“玩XX本玩哭了”、“被DM演哭了”、“DM带着进入氛围”……DM的个人素质、控场能力、演绎能力,直接决定着玩家的体验。


“一个好的DM能让整场游戏更具氛围感,不仅能带领玩家把握好游戏的节奏,也能让游戏过程更加顺利”,用户表示。比如在高碑店的古风剧本杀,问DM有没有共享充电宝,DM会说,“充电宝为何物?可否借老夫一睹? ”


大量资本、店家、消费者涌入市场的同时,剧本也火急火燎地撒向市场。


一家剧本杀能否存活,与剧本质量息息相关。“东直门有家店,就靠着独家本撑起一片天”,玩过200多个本的玩家曾经对媒体表示。


最直接能通过剧本杀赚钱的是——编剧。


数据显示,77%的剧本杀商户拥有50~300本剧本可供消费者选择。剧本杀巨大的缺口,对于不少编剧而言,在影视行业萧条之下不错的选择。相比电影的制作成本和时间周期,剧本杀投资更少,来钱更快,对很多影视工作从业者而言,无疑是条新出路。


比如疫情阶段有《疫不容辞》,还有《赘婿》、《王者荣耀》、《庆余年》、《唐人街探案3》改编的剧本,剧本杀也迎来诸多影视公司的争相入局,剧本杀影视化正如火如荼。



据媒体报道,做过编剧的林先生,曾将手上的影视剧本部分内容改成剧本杀《金陵长恨歌》,随后该作品以2000元一本的价格卖出去了200多本,收到了40多万。


此外,剧本杀行业还造就了许多其他新型就业机会,如电影的美术道具变成密室机关的设计,表演专业的学生都成了NPC演员,游戏设计成为剧本杀环节设计等。


风险与机遇并存


繁荣的背后,从业者也面临不少困难和风险。有人年入百万,就会有人黯然离场。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2021年中国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仅4月就注销近100家。


剧本杀行业流传着一句话:2019年开店的赚钱,2020年发行的赚钱,2021年很难有钱。林夕的店位于东三环,店内有10个工作人员,除去房租和人力等成本,每个月的收入勉强保证基础运营,有时甚至还会亏损。


剧本杀行业尽管风很大,但从业者巨多,甚至已经开始出现“内卷”。高碑店的一个四合院里,小宋的剧本杀店就开在这里,一楼可以就餐,二楼是“剧本杀”房间,尽管风格独树一帜,装修成本高昂,但困于地理位置和竞争激烈等因素,客流量并不高。


随手网页搜一下剧本杀,便出现很多门店转让的信息。闲鱼指数显示,4月,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上月增加了110%。“成都保利有两栋楼,900多家剧本杀店,每天都有倒闭的。”一名店长在微博吐槽说。


“大家知道风口来了,所以盲目入局,开了很多品质不高的门店,很快就倒闭了。”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伟曾表示,密室剧本杀是当下热门的风口,现在门店数量也在增加。但是现在,很多剧本杀门店倒闭,原因就是正规军还没有入局到这样的蛮荒市场。


当下的“剧本杀”正处于一个“野蛮生长”的阶段。入行门槛低、内卷严重,从业者和资金大量涌入,这也符合新兴产业在早期高速增长阶段的特征。人民网评曾写道,剧本杀最终走向“发烧”、“虚胖”、“昙花一现”,还是堪比影视、电子游戏,能健康发展的娱乐产业,还取决于能否建立起行业规范和标准。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