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公司
爱大厨:私厨定制
 
文:投资圈杂志 / 筱小丫
 
 

“爱大厨”创办于2013年,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预约厨师上门服务的O2O平台。其创始人薛皎毕业于北京科技经营管理学院计算机应用专业,后供职于百度、CBSI等公司。他于2011年初开始创业,一直在O2O领域探索,先后尝试过免费停车和小跑生活两个项目,后来看准厨师上门服务这个领域,推出了爱大厨App。


薛皎认为,目前中国餐饮业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食品安全,“先不说小餐馆、小作坊,连很多知名的餐厅、酒店都不时曝出各种食品用料以及加工环境方面的问题,在监管方面也存在比较大的困难,可以说中国的餐饮消费者相当地不容易。”爱大厨要做的,正是借助互联网切入到食品的生产和加工环节,“我们把生产加工的地点直接搬到用户家中,整个过程都是透明的,正好对应着让消费者最感头疼的食品安全问题。这个模式虽然谈不到颠覆整个行业,但至少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



“爱大厨”创始人薛皎



重模式的难题多


在很大程度上,创业就是一个遇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作为厨师上门这个模式的开创者,薛皎和他的爱大厨遇到的难题可谓一个接着一个。


薛皎介绍说:“厨师上门的模式非常重,这意味着其中的关联环节非常多,也就意味着难点非常多。”从公司角度讲,需要大量招募、培训和管理厨师,还要做好App开发、订单分配、用户教育等各项工作;从厨师角度讲,需要完成从帮用户买菜到做完菜后收拾厨房这一整套服务工作,其中的每一项都存在细节的难点,每一项也都要经历从无到有的建立过程,以及从劣到优的调整过程。


爱大厨创办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大“坑”是厨师规模问题。平台接单能力的上限是由厨师数量决定的,创业之初厨师的数量不足,每天都有很多用户准备下单却约不到厨师。经过团队的努力,目前每个月进驻爱大厨的新厨师达到500名,已经能够满足现阶段的用户需求。


第二个大“坑”是业务淡旺季的平衡问题。每到节假日,用户预约厨师上门服务的需求量会大幅增加,但厨师也面临着休假问题,最典型的就是春节年夜饭时段,很多厨师也要回家过年,因此能上门服务的厨师反而较少。


厨师上门服务完全是一个增量市场,这条服务链条上的几乎所有环节都要经历一个从无到有的建立过程。“服务的非标准化会导致用户体验有差异,对厨师来说,上门服务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成本与相应的收入所得还不成正比,对他们来说比较缺乏吸引力。”薛皎说,这些都是很难在短期内解决的问题。


厨师上门前的代买食材服务环节也存在一定问题,厨师一般是在用户住家附近的市场购买食材,有不少用户表示,希望这些食材能追溯到相关的食品安全信息,而目前厨师提供的手写小票的说服力还不够。为此,他们希望最好能由平台直接供应和配送食材。在此情况下,有些同类平台也计划借机切入生鲜、酒水等领域,实现产业链的延展。


薛皎表示,目前爱大厨也尝试上线了食材配送服务。公司与北京周边的有机农场达成合作,用户可以在爱大厨平台上购买新鲜采摘的有机蔬菜,并以冷链配送的方式送货上门。


爱大厨还在筹划“配送站+厨师配送”的模式,用户下单后,平台将相应食材配送到离用户家最近的站点,厨师上门前到配送点领取食材即可,这既可以省去厨师购买食材的环节,又可以避免临时买不到某样食材的突发状况。



“爱大厨”为客户提供上门服务



厨师价值是核心


目前,爱大厨已经开通了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厨师上门服务,接下来还会在更多城市落地。平台的用户主体是那些对生活品质有较高要求、经济水平中等偏上、接受新鲜事物能力较强的人,他们可以通过电话、PC或移动设备预约厨师,既可以自己指定,也可以选择由平台推荐。


厨师上门服务的场景主要有两类:一是家庭日常用餐,二是私人定制的高端家宴或商务宴请。与场景相对应,收费标准从一二百元到数千元不等,“日常用餐是我们的主要业务,每单的平均消费价格在150元左右。”薛皎表示。


有业内人士指出,厨师居于爱大厨商业模式的供应链上游,一旦遇到财大气粗的竞争对手挑起补贴大战就会很被动。因此,强化厨师的平台归属感,加强厨师培训就显得非常重要。


“爱大厨平台上的厨师分兼职、全职和拿底薪这么三种,为平台工作时间较长、客户评价不错的厨师可以拿到爱大厨提供的底薪。”薛皎介绍说,爱大厨主要招收有五星级酒店及私人会所工作经验的厨师,职业经验至少需要五年,上岗前需检验厨师资格证、健康证等相关证件。爱大厨会不定期地对平台上的厨师进行业务培训,日常运转中,客户评价太差或存在其他不合要求情况的厨师,爱大厨会做解约处理。


目前,爱大厨的管理团队有60多人,核心成员都是拥有百度、腾讯等知名公司工作背景的互联网产品深度玩家。平台上现有5000名专业厨师,其中大约10%做全职,其余则是利用业余时间赚外快的厨师,他们每个月平均会接二三十单,收入2000~4000元。对于核心厨师资源,爱大厨会与之签订排他性合同,这也是保持平台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方式。


爱大厨坚信厨师的价值,相信厨师是一种长期“被家庭需要”的资源。“拥有多年后厨经验的合格厨师还具有很多延伸价值,比如可以为用户传授科学合理的饮食搭配与烹饪理念,还可以提供一些独创的菜品或小食。”薛皎表示,未来,爱大厨还将致力于进一步发掘和体现厨师价值,以满足用户端更高级的需求场景,比如厨师上门做自助餐,提供企业茶歇饮食以及全套的情人节浪漫晚餐服务等等。


“厨师居于供应链的上游,所以我们主要在做的是厨师团队。这个模式非常重,关联环节多,难点多,很难轻松复制。我们的竞争优势在于起步早,已经有了成熟的运营模式和优于竞争者的厨师团队,这些积累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迅速获得的。”薛皎表示。


凭借这些优势,爱大厨的融资之路走得很顺畅。2015年7月,爱大厨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级A轮融资,领投方为达泰资本,500彩票网跟投。在此之前,它已完成两轮融资,分别是险峰华兴投资的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和高榕资本投资的数百万美元pre-A轮。



“爱大厨”在做推广活动



成长空间可期待


目前,市场对私厨O2O的盈利模式有几点质疑:一是为了集聚人气,平台同时给厨师和用户发补贴,资金浪费严重;二是这一领域竞争者麋集,已呈现供过于求;三是配送效率低、成本高。


在用户承担食材支出的情况下,厨师上门服务的收费标准应当涵盖厨师工资、公司提成和推广费用。从爱大厨目前的收费价目表看,收入连支付厨师工资都很捉襟见肘,更何况目前爱大厨并不针对厨师的收入抽成,还给予每单10元的交通费补贴,并根据接单数量和用户好评率进行嘉奖。


“说来说去,最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挣钱。爱大厨在推广核心业务的过程中也采用了补贴的方式,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妥,无非是将砸广告的钱省下来,实实在在补贴给了我们的厨师和用户。”薛皎坦承。


“平台上的几个普通套餐都不大赚钱,不过私人定制的高规格家宴、商务宴请已实现了盈利。”薛皎介绍,爱大厨一直在积极探索合理的盈利方向,其中相对成功的是私人定制业务,从2014年11月正式上线以来,每一笔订单都是盈利的,如今每个月高端家宴、公司茶歇定制业务已经可以带来近百万的利润。


“未来的业务重心肯定是在私人定制这一块。日常用餐只是为了满足基本的吃饭需求,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对生活品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要抓住的就是用户的定制化需求,为他们提供多元化服务。”薛皎说,目前爱大厨已经组织了一些烹饪教育学方面的活动,围绕着厨师、用户和家庭厨房,烹饪教学和电商方向未来将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至于社区运营,薛皎认为:“现在是全媒体时代,每种展现形式都有它适合的场景,在有足够精力的前提下,多渠道配合的效果肯定是最好的,比如可以鼓励用户上传与定制服务消费有关的图片,大厨可以录制上传烹饪教学视频,还可以在网上直播线下活动吸引更多的人来参与,这些都是很好的运营方法。”


在薛皎看来,与国外的私厨上门服务相比,中国市场更难把控。“私厨上门服务最早出现在美国,西餐的内容和形式相对简单一些,很多菜品都是可以实现标准化的。而中国的美食文化历史悠久,不同地域有不同的菜系,大众的口味也复杂多变。厨师需要根据顾客的口味来调整菜品,所以菜品无法做到完全的标准化。但另一方面,这也是中国厨师上门服务的一个特点,即每一单都是为用户专门定制的。”薛皎表示。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