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专栏
陆奇:技术创造价值
 
文:奇绩创坛创始人兼CEO / 陆奇
 
 

进入技术驱动时代,如何洞察技术创造价值的趋势,如何理解技术创造价值的关键,如何及时把握并满足市场需求,是未来创业者及创业公司需要思考的重要因素。



对于创业者来讲,未来创业需要洞察大盘的格局。如今,中国创新已经处于不一样的格局中,2020年的全球新冠疫情使得本来可能是三十年、四十年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加速了,如下四大核心趋势被拉得很短。


第一,数字化的社会基础。一个现代化的经济已经无法想象在没有数字化的社会基础上进行工作和通讯等。


第二,开拓生命科学新前沿,同时,生命科学本身也在高速发展。


第三,可持续能源。人类历史发展已经进入一个阶段,能源已经没有办法按照原来的结构持续下去,从整个工业大局而言,未来十年最大的产业很有可能是可持续能源带来的产业。


第四,全球中心向亚洲转移,不光是经济中心,科学中心和创新中心也在向亚洲转移。


这四个大趋势被拉得很近,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发展,基本上可以说是“中国+开放市场”在驱动。


接下来几十年,中国的发展主题毫无疑问是“中国+技术”,主要有两个驱动因素:第一,中国必须自建核心的技术生态;第二,科学本身在高速发展,进入新的发展范式,和创业创新分不开。


从市场、经济、发展角度来讲,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市场机会。同时,经济发展的宏观大盘很重要,包含需求、供给、流通等基本要素;再者是消费升级,中国在消费端的需求在往上走,品牌有溢出性。


人口结构有挑战也有机会,同时,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阶梯性的,对创新而言,中国的阶梯性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中国的创新溢出到北美之外,尤其是东南亚、欧洲、非洲、拉美等很容易。同时,在市场环境上还有新基建和“十四五”,以及“双循环”这个大盘。


读懂大盘之后,就要做符合时代属性的事情,那就是技术驱动。


技术驱动时代


技术永远和需求挂钩,技术驱动,需求拉动,同时用市场加速,是这个时代的核心特征。


如果是技术推动,就和产学研分不开。在一个并非技术推动的经济下,大学、科研机构和主流的企业关联并不强,大学归大学,企业归企业。但如果是技术驱动,它们的连接则很紧,核心是一个闭环。从政府开始,用政策投入支持大学、研究机构做基础建设,然后出现一个早期创业创新生态,让这些创业公司无处不在地、从零到一去追求技术商业化的机会。


在这个闭环中,创新创业是很特殊的一点,任何一个可商业化的机会都有人驱动,从中就会孕育出一些主流企业,他们会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商业价值,产生更多的税收给中央政府,各级政府再支持科研,这是一个大的闭环。在这个闭环当中,产学研的关系需要紧密连接,特别是研究型大学和创业生态。


但是从技术到商业价值的路径更长更复杂,关键是洞察,看清楚未来的方向,用行动来把握住机会。基于这些,我们需要判断“技术如何创造价值”。


技术创造价值


价值的本质是满足人类需求的能力,具体而言,就是“现在和未来通过市场来持续满足用户和客户需求的能力”。


很多人都在说价值投资,或者创立一家有价值的公司,那么价值的本质是什么?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点:第一,用户和客户在市场上有区别,他们未必是同一个人,客户是付费的,而用户是使用者,他不一定会付费;第二,价值的本身是满足用户和客户需求的能力,本质是一种能力;第三,它是“现在和未来”满足需求的能力,它必须具备持续性;第四,它必须通过市场实现。这是价值的本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围绕人类需求。


任何技术的发展,永远和人的需求挂钩,但我们观察到的一个误区是,不少人为了技术而技术,而不是使用技术去满足人的需求。一般来说,企业面对的有C端及B端两种需求:


就C端而言,用户的需求永远不满足,有一个简单的理论——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基于此,我们可以用一个体系来分析有哪些人的需求,对应会带来哪些技术驱动来创新的机会。比方说,简单从人群、时长、阶段来看,人群可以分为老年人、小孩、职业人士、学生等,进而我们可以画一张表,看看每类人每天24小时怎么分配,了解他们的需求在哪。


就B端的需求而言,他们永远需要降低成本、增加产出,永远需要管理生产、销售、客户、员工、供应链、资金等;同时,大B的需求和小B的需求非常不一样,历史上还没有看到一家公司既能服务好大B,又能够服务好小B。


要做好一家创业公司,要真正创造大量的价值,必须坚持长期主义。因为市场环境永远在变,但不变的是“人类的需求是否被满足”。要做好一家创业公司,我们要长期持续关注“我是否在满足越来越多人未来的需求”,要做一个价值越来越大的公司。


此外,技术创造价值的关键在于用长期主义把握好价值创造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关系。


价格和价值是两件事情:公司的价格是在某种市场环境下对价值的评估,比如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格;而公司的价值是满足需求的能力,现在和未来通过市场来持续满足用户和客户需求的能力。


企业需要把握好价值和价格之间的关系,因为不融资,不在市场上做商业交换公司就不能持续。有价值的东西必须能够持续地满足人的需求,要持续的话,不管是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必须在价值和价格之间做转化。


数字化核心


如今,核心驱动历史发展的主流是数字化。什么是数字化,我认为数字化有它稳定的结构。数字化的核心永远有六个组成部分,缺一不可,但是它始终围绕人的需求,数字化某种程度上是人性化。数字化的起步是针对某一种人类需求,获取信息、表达信息、存储信息、传输信息、处理信息,最后交付信息,这是数字化的核心。


再往外看一层,获取信息就是获取数据,数据是信息的表达形式,有了信息之后,我们得满足人的需求,需要一个模型知道该用什么样的任务去满足人的需求,我们把它叫算法,有了算法之后还得去计算,就要算力。


科学发展进入数据驱动时代,已经离不开与商业化的融合,大量的数据只能通过大量商业化的行为获得。对创业者尤其是技术驱动并有远大抱负的创业者而言,需要关注科学发展体系演变所带来的机会。今天的科学前沿逐步由一些互联网公司和新一代研究型创业公司在驱动,例如如今引领信息科学的,不是斯坦福、MIT等高校,而是谷歌、微软、亚马逊、阿里、腾讯和字节等一系列互联网企业。


数字化的结构是什么?数字化永远是由平台驱动,平均每隔12年左右有一个新的计算平台,历史上都是这样往前走的。这个平台的结构包括前台和后台,前台是交互能力,后台是计算规模,它的发展趋势和驱动力是数字化覆盖的宽度和深度。


为什么一个研究型的创业公司能够引领前沿,因为在这个时代,只要有顶尖技术,有能力、抱负,就有机会获得大量的资本,并跑在前沿。


核心要素


对早期创业者来讲,有五个核心要点:


第一,确定到底做什么。想清楚公司到底要做什么非常重要,这是需要不断思考、不断迭代的过程。


第二,明确公司所能创造的价值。好的创业者,一定要有路径规划,例如如何在五年之内成为独角兽等。


第三,把握好风口。创业成功第一要素是进场的时机,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情,这比什么都重要。此外,需要找势能,对于市场,只能顺势而为。好的创业者一定要看到势头后选择进场。


第四,建立壁垒。我认为任何一个好的生意,必须有壁垒。有的时候,可能能够凭借运气成为第一个,但是当大家都冲进来后,企业应该怎么办?这时,创业者需要思考如何能形成壁垒?壁垒包括了网络效应、生态效应、规模效应、特殊资源、专利等等。好的创业者一定会想得非常清楚,如何让别人没有办法复制自身企业的优势。


第五,建立能胜任的团队组织。创业者要明白自己为什么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好,这里关键是认知速度的提高和胸怀的打开。很多团队认知提高很快、但胸怀打不开,胸怀窄的话,厉害的人不会进来,胸怀宽广的人,可以引入比自己强的人进来,不断提高团队迭代的能力,激发团队的能力。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