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海外
莉娜•可汗:Facebook和亚马逊都不敢“正面刚”的女性
 
文:新浪科技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新任主席莉娜•可汗(Lina Khan)年仅32岁,出身于耶鲁法学院,精通美国的反垄断法律。


这位新主席现在拥有了一个机会,可通过FTC的平台来施展反垄断抱负。她是在今年六月接任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的。一石激起千层浪,任命消息一出,美国科技巨头们纷纷感到担忧。这些科技巨头们是行业权力集中的典型,因此毫不意外地成为了莉娜的“眼中钉”。


目前,Facebook亚马逊已经站出来对莉娜说不。 7月14日,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动议,要求莉娜•汗回避与之相关的反垄断诉讼。Facebook在动议中辩称,根据莉娜过去公开发表的言论可知,其已对Facebook有了先入为主的偏见,认定Facebook违反了反垄断法,因此不可能公平地处理相关的反垄断诉讼。据悉,早在6月份,亚马逊就已经提出了类似的回避请求。很可能还有其它公司跟进这两大巨头,发出类似的动议。


以前也曾有过让某位FTC委员在诉讼中回避之类的要求,但总的来说不太常见。此次同一位FTC委员在短期内连遭两家公司要求诉讼回避,更是罕见。FTC及其委员在处理这类回避请求时,往往都会非常小心谨慎,尽量避免给人留下口实。


截止今日,联邦贸易委员会尚未安排主席莉娜•可汗接受媒体采访,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莉娜之前对Facebook和亚马逊的批评非常直言不讳。她认为,Facebook凭借在社交网络领域的垄断地位,随意调低用户的隐私权限,这种做法非常不公平。她还认为,亚马逊在与其平台零售商的竞争中,通过获取他们的产品销售数据 ,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莉娜不持有Facebook和亚马逊的竞争对手的股票,在向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公开的财务状况表中,她只列出了退休计划和一些她在暂离哥伦比亚大学时有权获得的福利。因此,她对这两家公司的看法并不受利益关系驱使。


此外,莉娜还可能参与涉及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目前已经遭到起诉,监管机构认为其在网络广告市场上占据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并迫使Android设备制造商在产品中加入谷歌应用程序。苹果也因其通过应用商店来控制竞争对手的行为而备受舆论关注。


在一份声明中,Facebook称:“莉娜•可汗主席曾就Facebook和反垄断事务发表了许多公开评论,任何理性的观察者都可据此合情合理地认为,对由FTC发起的涉及Facebook的反垄断诉讼,她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


科技巨头们辩称,他们的行为并没有违反反垄断法。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判断某项行为是否构成垄断一直是从价格的角度来进行的。理论上,如果一家公司控制了整个市场,它将会抬高市场价格以获取更多利润。


但是科技巨头们却认为他们提供的大部分服务对消费者都是免费的,是广告商和其他商业客户在付钱。以亚马逊为例,该公司在零售业务方面一贯是走“薄利多销”路线。


莉娜认为,仅依据价格因素来判断是否构成垄断并不全面,忽略了科技巨头在获得市场主导地位后所带来的其它威胁。这些科技巨头在获得主导地位后,会将竞争对手排挤出市场,使消费者在购物、在线社交和网络搜索等方面几乎没有其它选择。当年,在莉娜还是耶鲁法学院的一名学生时,她就在《耶鲁法学论丛》(Yale Law Journal)上发表了关于企业垄断的文章。她在这篇文章中写道,由于经济和政治权力集中在一小部分企业及其领导人手中,这些企业可以滥用竞争策略;互联网的普及也迅速放大了他们的权力,科技巨头从而得以掌控多个行业。莉娜认为,要想解决权力垄断问题,这些企业应该接受审查。


“根正苗红”的莉娜•可汗


这篇文章一举奠定了莉娜•可汗在反垄断法律领域的明星地位,也帮莉娜树立起了反垄断进步改革者的形象。她从没有在硅谷工作过,这与传统的联邦监管人士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通常在政府机构和商业游说团体之间流动,通过“旋转门”不断变换角色。随着科技巨头的发展壮大,人员从政府部门流向硅谷高科技公司的趋势也在不断增强,这为反垄断事业的倡导者敲响了警钟。



根据领英(LinkedIn)的数据,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在2020年雇用的人士中,有一部分此前曾在司法部反垄断司、FTC反垄断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等政府部门工作。政府人员向私营企业流动对这些公司是有利的,使得这些公司可以与政府监管、立法机构建立起个人联系。


从未在私营企业工作过的莉娜显然是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2010年从威廉姆斯学院毕业后,她加入了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主要从事反垄断方面的研究。从耶鲁法学院毕业后,她在新成立的公开市场研究所(Open Markets Institute,一家专注于垄断危害的非营利机构)担任了一年的法律总监,随后加入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商法和行政法小组委员会。


在小组委员会任职期间,她向委员会提交了一份长达449页的报告,指出一些主要科技公司对“垄断权力”的滥用。此后,众议院司法委员提出了五项反垄断法案,这些法案很可能会对科技行业产生重大影响。2020年10月,莉娜•可汗以副教授的身份入职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目前,她从哥大暂时离职,担当起FTC主席一职。


有人士认为,莉娜•可汗为立法机构撰写反垄断报告,然后立法机构据此立法,再然后她作为监管者(即担任FTC主席一职)来实施这些法律,说她的个人观点不构成利益冲突,这有点令人难以置信。


反垄断风暴席卷科技巨头


莉娜当前的工作主要聚焦于亚马逊对其零售商的垄断。该公司向其平台上的零售商推销云存储、广告等各种服务。《美国选择与创新在线法案》已经禁止亚马逊等市场平台所有者专宠自己的产品,也禁止它强迫第三方零售商购买其产品的行为。亚马逊已对相关胁迫指控予以了否认。



Facebook现在正面临FTC的诉讼,这将是莉娜上任后的第一个考验。今年6月,联邦法官驳回了FTC的一项指控。该指控称,Facebook存在非法反竞争行为,但法官认为这一指控证据不足,要求FTC在7月底之前补充证据,然后再重新提出申诉。


搜索巨头谷歌则已经与FTC缠斗了多年。2019年,谷歌旗下的YouTube因违反《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被处以1.7亿美元罚款,创下罚款数额之最。最近,谷歌又成为数起重大反垄断诉讼的目标,包括一项司法部诉讼,以及两项由美国各州联盟发起的诉讼。目前,美国监管机构正在调查谷歌的搜索和广告业务,以及它的Android操作系统。


苹果自然也卷入其中。反垄断改革者质疑苹果专宠自己开发的应用程序,其应用商店App Store也受到批评。因为App Store权力过大,控制了应用程序开发商,他们只能在应用商店销售他们的应用程序,销售佣金高达30%。


恰逢其时


莉娜1989年出生于伦敦,父母是巴基斯坦人,11岁时移民美国。在纽约上高中时,她曾为学校校报撰写新闻,报道当地一家星巴克禁止学生进店的事情。凭借一流的教育背景和大量的演讲活动,莉娜为自己树立起了反垄断权威的形象。在她的FTC主席提名听证会上,她对反垄断法的技术分析头头是道,并不时用手势来强调某个观点。


尽管一些观察家对她的法律分析持批评态度,但很少有人怀疑她的才华。在政治风向转变之际,她将自己定位为反垄断领域的专家,这个定位对她助力极大。


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大型科技公司是华盛顿的宠儿。这些公司利用这段时间巩固了自己的权力,牢牢占据了自己所在的市场,同时还向其他市场大肆扩张。


莉娜目睹并记录了科技巨头的增长扩张历程,她还善于利用媒体来吸引重要、有影响力的支持者。她的时评发表在《美国瞭望》、《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外交政策》、《新共和》、《石英》、《沙龙》、《华盛顿月刊》和《华盛顿邮报》等期刊杂志上。



她很快成为新布兰代斯运动(New Brandeis Movement)的重要人物,该运动从根本上重新思考了美国的反垄断执法方式,尤其是在科技巨头垄断方面。该运动的支持者拥护21世纪的平民主义竞争政策,这一政策曾由最高法院大法官路易斯•布兰代斯(Louis Brandeis)所倡导。支持者们认为,反垄断法不应仅针对高价格等短期伤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而更应关注市场权力集中的问题,这种权力集中使得任何一个行业的新企业都无法进行有效竞争。


财富集中还可能催生商业寡头,这些寡头对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莉娜曾在《耶鲁法律评论》发表了一篇关于亚马逊的评论文章。在文章中,她引用了参议员约翰•谢尔曼的话:“如果我们不能容忍国王作为一种政治垄断权力而存在,那么我们也同样不应该容忍生产、运输和销售领域里垄断权力的存在。”谢尔曼参议员在1890年撰写了美国奠基性的反垄断法律。


莉娜的评论引发了人们对硅谷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这种不满情绪甚至比华盛顿的党派政治还严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进步派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争取总统竞选提名时就曾表达对莉娜观点的认可。前总统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也对Facebook、Twitter和谷歌的YouTube平台持猛烈抨击的态度,认为这些平台压制了他们在网络上发声。在近期的国会听证会上,两党议员都对科技巨头派来出席听证会的高管进行了严厉斥责。


因此,当拜登接替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时,莉娜已经处在了加盟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有利位置上。


莉娜能否顺利开展工作?


莉娜关于反垄断执法的观点与最近的法院判决、以及上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学家的观点有所不同。她有着特立独行的观点,却相对缺乏经验,导致她在参议院的提名过程中遭到质疑。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在今年三月的一份声明中说:“莉娜•可汗的职业前景一定非常光明,但她从耶鲁法学院毕业还不到4年就当上了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缺乏必要的经验。她对反垄断执法的看法也与谨慎执法的原则大相径庭。”



莉娜能否顺利开展工作,还取决于拜登总统将任命谁来担任其他反垄断高级职位。这些高级职位包括司法部反垄断司的职位以及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委员职位。目前在联邦贸易委员会中,民主党人相对共和党人以3比2占据优势,但民主党人罗希特•乔普拉(Rohit Chopra)预计将很快离开该委员会,转往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担任领导职务。


在拜登总统提名乔普拉的接替人选之前,FTC中两党人数比将锁定为2比2,投票恐陷入僵局。此外,拜登总统还可能会用一个作风温和的民主党人取代乔普拉,来对冲莉娜•汗的较为激进的行事风格。这也有可能会影响到新任FTC主席的工作开展。


当然,拜登要是选择进步派人士来担任反垄断高级职位,美国的反垄断法律怕是会迎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