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封面文章
数字人民币登上全球舞台 挑战美元的金融强权
 
文:克里斯托弗·A·麦克纳利
 
 

作者:克里斯托弗·A·麦克纳利(Christopher A. McNally),美国檀香山查明纳德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檀香山东西方研究中心兼职高级研究员。


近几个月,随着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创下新高,加密货币热引起大众的兴趣,并引发对加密货币技术的价值与意义的激烈辩论。然而,该领域最重要的进展并非私人加密货币的吸引力增加,而是围绕提供首个“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争夺加快了步伐。在这场竞争中遥遥领先的是中国,它正在进行人民币数字化的高阶试验。


这种新数字货币的缩写是“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官方表述有时加个斜杠,写作“DC/EP”。这体现了它的双重结构:作为央行的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央一级控制数字代币的发行,比它低一级的是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实际服务的电子支付平台,包括银行和支付宝、微信等支付程序。


正如我在上篇文章中阐述的,DCEP建立在加密方法和分布式账本技术(DLT)之上,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区块链。它的开发有多重目的,其中一个主要目的就是推动人民币的全球流通,进而增加人民币的国际需求。


对北京而言,人民币需要实现国际化已经从一种理念,迅速变成必要的目标。自从美国国家安全局技术承包人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美国政府监控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网络的交易后,中国决策者一直在想办法绕过这一系统。近期中美在香港国安法、所谓新疆侵犯人权、台湾等一系列热点问题上的紧张加剧,对中国被排除在SWIFT之外的担忧如幽灵般出现。被排除在SWIFT之外将使中国的银行不得进入全球美元体系,这对于经济稳定来说是灾难性前景。


因此,数字人民币的一个主要目的是巩固金融主权,也就是说,只有中国人民银行才可以掌握人民币交易的最终情况。DCEP还能对美元的跨境支付主导地位形成直接挑战,尤其在已经与中国有密切联系、熟悉人民币的经济体,如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数字人民币可以是更便捷有效的国际支付选择,交易成本也会低得多。


尽管逻辑如此清晰,人们还是时不时地质疑数字人民币能在多大程度上打破美元垄断地位。例如,埃斯瓦尔·普拉萨德就认为,只有中国政府取消对资本流动的主要限制,人民币才会成为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他表示,“DCEP本身并不会成为提升人民币国际金融地位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这一观点不无道理。由于资本账户没有完全开放,更概括地说,由于国际债权人对中国政治经济的稳定性缺乏信任和信心,人民币作为避险货币仍是一个遥远的命题。然而,国际金融领域法规和制度的确定性从本质上说是相对的、动态的,对于投资者,它通常只是吸引长期资本的小障碍,在一个利率近乎为零的世界更是如此。为解决这方面问题,中国的决策者正在推行更大的战略:建立以DCEP为中心的新金融生态系统。


正如我在过往分析中指出的,数字人民币可以将货币流动掌控水平提升到新高度,并用更精细、更少干预的方式管理中国资本账户的开放。那些用来控制资本流入流出中国的通道(如香港与内地股票债券的互通),也可因为使用DCEP而进一步拓展。


这一切的核心是透明度的提高,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对整体资金流动的控制。一切都是实时可见的,加上人工智能工具被用来标记可疑行为和大规模资金流动,中国人民银行能够在危机时刻针对某项流动制定更有针对性的精准措施,从而实现对中国资本账户和汇率的管理。所以说,DCEP是强化了中国的资本账户开放战略:拓宽资本流动渠道,同时保持对全局的控制。


具体来说,提高资本流动的透明度,将有助于中国高达15万亿美元的国内债券市场以更低的交易成本向外国投资者开放,进而逐步解决可供外国人持有的人民币资产的匮乏问题,该问题不利于人民币获得储备货币地位。同样,基于DCEP的国际支付系统可以让中国创建的“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被更多国家接受。CIPS每天的结算额约200亿美元,远不及SWIFT的每天5万亿美元。


CIPS的扩大,加上数字人民币的使用,使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的金融生态系统变得更加容易,由此可以避开美国的制裁。一定程度上说,这也是将海南岛作为金融改革试点的原因,改革内容包括提高人民币可兑换性,增加外国投资者的市场准入。海南正在开发可在海外开展业务的境内移动支付系统,与数字人民币一样,其最终目标是建立资本流动跨境监控系统,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最后,中国政府正繁忙地测试新系统,以实现数字人民币的国际清算。“金融网关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SWIFT与中国人民银行下属清算总中心合办的企业,该企业的目标是通过CIPS来引导所有的人民币国际支付,但它仍保持对SWIFT系统的融入。本质上,它的目的是加强CIPS与SWIFT的合作,而不是相反。


中国人民银行还参与各种其他项目,以整合不同的央行数字货币,这些项目包括国际清算银行的标准制定工作,以及香港金管局和泰国银行发起的一项实际测试。中国人民银行进行的有效模拟将DCEP与机器学习相结合,以测试管理外币交易所货币供应的决策场景。所有这些举措都有同一个目的,即打造基于数字人民币的新全球支付网络。美国的金融强权肯定会受到影响。由于美元在全球的垄断地位,目前美国的金融强权是如此有效,而且无所不在。


所以,推出数字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的战略举措。它为一个新的生态系统奠定了数字基础,这个系统可以满足世界其他地区对货币多样化的需求。摩根士丹利的一份报告称:“在一个后疫情、超低利率和多极化的世界,全球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将会上升。”作为全球金融体系中的第三极,欧洲尤其担心在美国和中国之间被挤压,它的努力重点自然是欧元在全球的作用。尽管如此,DCEP的推出还是有可能触发货币权力被分散的演变,而不再是目前这样以美国为中心。数字人民币不会取代美元的全球地位,但它会通过三极甚至更多极,为全球货币事务引入更类似于权力平衡的东西。


此一进展最终可能导致一场对货币权力的混乱争夺,从而瓦解全球金融体系,使之分裂为敌对的阵营,全球经济增长有可能倒退几十年。或者,最好的场景是出现一个拥有同样货币锚的联盟,它能够配合并协调全球支付基础设施。世界正在面对一个全新的货币维度,让我们希望后一种场景占上风吧。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