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公司
封杀!围剿!中国最惨烈的行业出现了!
 
文:叶檀财经
 
 

众所周知,中国快递行业早就是一片红海了。


即使如此,却还是有一只特立独行的兔子,一头扎进这片红海里,主动成为搅局者。


它就是最近频频上热搜的极兔速递。


4月9日,义乌邮政管理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百世快递、极兔速递因低价倾销被整治,主要措施是停运部分分拨中心,已于当日执行。


极兔从东南亚回国,自2018年起开始布局,借助原OPPO手机系资源,历经2年培育网点和拓展市场,目前已经成为快递行业毫无争议的一匹黑马。


曾经,市场和同行痛恨极兔。


现在,极兔获得了18亿融资,博裕、红杉和高瓴入局,成为炙手可热的超新星。


对于资本来说,它可能是继拼多多之后,最有可能迅速上市,获得退出利润的黑马公司。对于快递行业来说,它是新一轮价格战的始作俑者,直到被监管按住手脚。


对于极兔自己来说,目前只是中场休息,最精彩的一幕还没到来,等到运作上市成功之后,背靠东南亚母公司,将电商物流拓展到海外,能讲的故事只会越来越多。


逼疯自己逼死对手


如果现在给你一个投资的机会,这家公司在3年后就大概率会上市,你会选择加入或者购买原始股么?


要注意,这个公司进入的行业,是已经厮杀非常激烈的电商行业,淘宝、天猫、京东格局已定,后来者难以入局,所有上下游产业链都依附于阿里系和京东系的生态链。


或许你已经猜出来了,后来这家上市的公司叫做拼多多,目前市值超过1658.64亿美元,2020全年成交额突破1.67万亿,增量是电商行业平均增速的6倍。



(数据来源:2020年国民经济统计公报)


如今,又有一个类似的机会出现了,只不过变成了竞争更加残酷的快递行业。


极兔就是在三通一达、百世、京东和顺丰的稳定格局下,异军突起的。


极兔速递由OPPO前印尼业务负责人李杰创办,李杰为人十分低调,早期主要是为了解决OPPO手机在东南亚的物流配送问题,才成立了相关部门。


2015年8月极兔通过收购上海龙邦速运有限公司100%股权,获得快递准入资质,迅速在国内铺开。


这只突如其来的兔子,对整个行业造成了多大打击?


单件价格集体进入1元时代,所有人从商家到网点再到快递员,都快要挣不到钱了!


尤其是鸡贼的极兔,在刚刚回到国内市场的时候,采用了一个简单直白有效的策略:蹭网点。


快递行业的发货和派件费本来就非常低,在电商成熟的年代,极兔在国内根本没有建立起自己物流体系和基础设施,和通达系不能比,更不用说遇上顺丰和京东这样成熟的大公司,只能从价格战入手。


快递行业低价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桐庐帮每年都会在老家聚餐开会,把快递行业单件均价等问题讨论约定清楚,一方面是稳定各方收益平衡,另一方面也是互通有无、交流信息。


东南亚起家、源自段永平嫡系的李杰没有这样的包袱,作为挑战者可以轻松上阵。


根据腾讯《潜望》的报道,极兔基本以直营模式为主,加盟商代理为辅,一开始划分两个等级:直营的OV系老人和代理的加盟商。这也使得在最开始划分区域的时候,OV系老人就划走了最好的地盘,其他加盟商只能偶尔接到小产量区。


报道里还特别提到了创始人李杰的一句口头禅:


加盟商先准备好亏两年。


这说明极兔打价格战是早有准备的,亏损大部分会先由加盟商承担。这些加盟商大部分都是跟着步步高和后来的OV系手机起来的线下渠道销售商,一步步跟着OV手机体系长大,信任感极强,战斗力极高。


可是到了现在,极兔拿到了融资之后,加盟商已经面临着被抛弃的风险。


根据北青《深一度》报道,极兔数名加盟商都表示,加盟基本不挣钱,只能勉强维持。


(数据来源:行业研报公开资料)


极兔这么做相当于把风险和成本大部分都转移到了下游,对中小网点、收发数量少的地区,更加不友好。


极兔这一次融资,大概率是已经做好了测算,发现加盟商已经维持到极限了,无法继续承担烧钱重任,于是转向知名机构寻求帮助,博裕、红杉和高瓴入局,目前投后估值78亿。


高瓴、红杉自然是乐见其成,极兔很有可能成为快递行业下一个拼多多,甚至在未来三年内迅速上市,让投资者人也获得巨大回报。


极兔时间不多了


4月8日拼多多声明,《拼多多发货规则》目的是规范商家发货行为、保障消费者购物体验;拼多多坚持平台化经营,春节期间与极兔速递开展的特约保障合作已于2021年2月22日结束,平台发货规则按照平台公布的统一标准执行,同商家发货选择哪家快递公司无关。


实际上,拼多多2020年成交额为1.67万亿,也只占了中国网络零售总额的14%,距离阿里系2020全年的6.6万亿差距很大,在完成自建物流体系重任之前,拼多多优先选择极兔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现在拼多多主动撇清关系,一是担心舆论风评,二是担心反垄断监管。


被抛弃的极兔,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说到底,极兔作为外来者,2018年开始布局国内快递市场的时候,是无法撼动淘系的订单蛋糕的,发家崛起的快递单件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


一是被百世、三通一达筛选下来,不想送的快件。


二是特别便宜、利润微薄的快件。


三是白菜价冲销量、亏本做营销的电商快件。


目前极兔基本达到了一阶段的单量平衡点,业界认为日均单量超过2000万单的时候,快递企业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


极兔在此时继续融资烧钱,并且在快递“产粮”核心区义乌大打价格战,如果义乌邮政局不出手制止,它们很有可能把战火直接燃烧到广州、深圳这另外两个核心中转枢纽。



现在极兔被意外制止,接下来必然会选择加速迭代,向第二代加盟制快递公司升级。


简单来说,它不仅想挣送货的钱,还想在物流产业的各个环节里分一杯羹。


快递企业一旦形成自己的基础单量,同时和产业、企业深度绑定,在货源产地建立大本营,就完成了第二代加盟制快递的第一步。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莆田运动鞋。


快递公司在莆田加盟商中,想方设法进入制鞋工厂的采购、仓储、行销三个环节里去,因为过去加盟商主要负责送货,没有办法挣到这些环节里的钱。


假设物流货运和企业深度绑定,就能吃到下一代加盟制快递的红利,就像当年极兔国际在东南亚市场依附于OPPO手机活下来一样。


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推演,过了几年后,极兔最终完成了和机构资本间的协议,稳稳地占据了一部分国内市场,与拼多多重回蜜月期,顺带着蚕食了很多线上电商平台和线下消费品的物流订单,顺带着把它们中一部分合适的业务,往东南亚拓展。


就这样极兔最终一步步完成了海外回国内拓展市场,然后又将国内的商品跨境运输到海外的二次出海,到时候迎来的是业务和估值的二度增长,想象空间不可限量。


遗憾的是,位于产业链最后一公里的快递员与普通用户,成了这个世界唯一受伤的群体。


价格战把行业的服务打到不存在,而且把重担压在了快递员肩上,目前快递单票价格最低可以到0.6元-0.7元,“超人”级别的快递员按这个价日均送300票以上,每个月扣除房租和生活开销,以及各种投诉、罚款和丢件赔偿,大概率会变得入不敷出。




迫不得已,快递员和网点会选择菜鸟驿站或者丰巢快递柜,但也不能解决低服务问题。


顺丰此前大笔投入的丰巢快递柜,一方面是为了和菜鸟系抗衡,另一方面是为了解决自己的最后一公里问题,结果却不尽人意,本来应该变成优势壁垒的丰巢成了被大众吐槽最多的对象。


丰巢本身投入很大,根据顺丰财报,2020前三季度总营收14.6亿,亏损高达8.46亿,整体负债超过55.6亿。


丰巢拼命解决亏损难题,比如机身印制广告收费,小程序里设置电商板块,收取超时保管费等等,反而带来用户大面积抵制。


相比之下菜鸟的驿站有人管理,尽管也需要按件收费,却在服务感受和体验上远高于快递柜。


市面上能排的上号的,有一定服务质量的,最终只剩下了京东和顺丰。


实际上,根据中通快递的预测,2021年市场份额为21%,市场总量在235亿件左右,中通预测2021年整个快递行业业务量为1119亿件至1133亿件。


全行业的增量大约在306亿件左右,极兔预计可以获得85亿件,日均2300万件左右。


快递业赖以为生的电商,已经开始转向,淘宝、抖音、京东、快手也都主动加码直播电商、社交电商等细分赛道,留给极兔的弯道超车的时间,不多了。


拖跨行业前停手吧


从美国过去50年的快递物流行业发展史来看,它经历了4个阶段:


一、60年代的粗放式发展,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时代,单纯比拼降低成本。


二、70年代物价上涨经济发展给美国企业经营带来困难,很多企业开始思考自建物流体系。


三、80年代美国大企业全面进入物流领域,在新的理念下改善物流系统,开始提供更多样的物流服务。


四、90年代后美国物流体系越来越系统化、整合化,从简单的送货进化到集成管理产品、生产、销售环节的供应链管理一站式平台,提升客户满意度的同时,降低整个系统的成本,提高利润。



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无人车、无人机等无接触式配送受到广泛关注,尽管他们落地还需要很长时间,但已经给了物流行业带来的智能化、无人化的新思考。


停止价格战,由几家物流龙头带领行业朝着信息化、自动化方向转型,是我们认为的,未来快递公司,同时也是大型综合企业唯一的出路,而不是简单地从价格单一维度,去击败对手,拿下市场。


因为最后真的会得不偿失,既失去了市场,也推走了客户。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