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海外
亚马逊的噩梦要来了
 
文:新浪科技
 
 

“如果我们有工会,亚马逊决计不敢这样对待我们。”在上周美国参议院召开的收入不平等听证会上,贝斯莫运营中心曾经的女员工贝茨(Jennifer Bates)这样说道。


亚马逊迎来大选


就在下周,科技巨头亚马逊就将迎来企业27年发展历史的一次重大考验:他们在阿拉巴马州贝斯莫(Bessemer)的运营存储中心BHM1将揭晓近6000名员工的投票结果,正式决定是否加入美国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WDSU)。


今年2月,美国全国劳动关系委员会(NLRB)驳回了亚马逊阻挠工会投票的努力,为这场选举最终开了绿灯。投票已经从本月初陆续开始,月底则是正式宣布结果。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工会和亚马逊都在做着冲刺努力,拼尽全力争取一些尚未确定立场的工人选票;这一幕像极了美国总统大选。


据工人们介绍,从工作场所到休息室甚至是厕所,贝斯莫运营中心里到处都是亚马逊张贴的标语“拒绝工会”。亚马逊给工人们发送邮件和短信,宣传工会的诸多危害。人事部门甚至筛选出他们认为可能支持工会的工人,耐心地做思想工作,甚至私下答应给他们发现金奖金。亚马逊贝斯莫运营中心每天花在反工会上的资金超过了1万美元。


这场选举对双方都有着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如果贝斯莫工人们决定加入工会,那么亚马逊在美国其他100多个运营中心、80万员工都有可能群起效仿加入工会,彻底改变亚马逊美国的劳资结构。而另一方面,美国工会组织也将迎来过去十年的最大的突破性胜利。



一个小城市的亚马逊仓库工会选举成为了整个美国的关注焦点,吸引了媒体不断跟踪报道。就连千里之外的洛杉矶和纽约都进行了游行示威支持贝斯莫的仓储工人。各行各业的工会都在力挺贝斯莫的工人们,其中也包括了美式足球大联盟NFL和棒球大联盟协会MLB的超级明星。


美国总统拜登发表公开讲话,支持工人选择加入工会的权利。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这两个站在政治光谱两极的议员,终于在支持工会的问题达成了一致立场。桑德斯甚至决定亲自到贝斯莫去和工人站在一起抗议亚马逊。


为什么舆论和政客都一边倒支持工会?这是一个政治正确问题。一边是高举维护工人利益旗帜、引导万千选票流向的工会组织,一边是市值超过万亿美元、老板成为全球首富的企业巨头。涉及到舆论和选票的问题,政客必须维护自己“为民做主”的形象。而且现在驴象两党都将蓝领工人选票视为未来政治选举的成败关键。


破落城市拯救者


贝斯莫是阿拉巴马州最大城市伯明翰西南郊区一个只有2.7万人口的小城,其中四分之三是非裔。上个世纪中叶之前,这里曾经是美国的钢铁基地之一,但随着产业升级与人口转移,贝斯莫也逐渐成为一个破落衰败的城市。



城市破落、经济萧条、失业严重、犯罪激增,2019年贝斯莫还被评为美国“最不适合居住的城市”。这个小城市的家庭收入中值还不到3万美元,接近三成的人生活在美国贫困线之下。(按照美国官方标准,四口之家年收入2.6万美元以下即属于贫困。)


但电商巨头亚马逊却看中了这里便利的交通条件,贝斯莫正处在阿拉巴马州人口最稠密、经济最繁华的伯明翰大都市区边缘。2018年亚马逊宣布在这里投资3.25亿美元新建一个占地7.4万平方米的运营中心,解决了数千个就业岗位。大部分工人都是按照时薪计酬的小时工。亚马逊因此得到了当地330万美元的税收减免。


去年的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经济陷入停摆,零售遭受重创,失业问题严重,但却给本就稳步增长的亚马逊提供高速发展的契机。亚马逊在全美额外招聘了50万仓储物流员工,用于满足疫情期间不断飙升的业务量。贝斯莫中心的工作员工也迅速增加到了5800多人。


2018年,亚马逊将全美范围内的员工最低工资统一提高到了15美元/小时。对位于美国南部的阿拉巴马州来说,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收入水平了,相当于该州法定最低工资7.25美元/小时的两倍还多,也高于该州零售业收入中值13.36美元/小时,同样高于沃尔玛在当地的工资水平。


亚马逊对工人们的攻心宣传也在不断强调这些:我们已经提供了高于行业标准的工资水平,完善的保险福利和职业发展空间,你们根本不需要加入工会。选择加入工会只会影响到这个运营中心的增长机会。


工人到底要什么


那么工人们为什么还要加入工会?尽管在经济萧条中拥有一份薪酬还不错的工作已属不易,但贝斯莫仓库的工人们依然存在着诸多不满:他们每天像机器人一样从事单调机械而高强度的工作,被算法制定的巨大工作量压得喘不过气。监工们随时随刻都在紧盯着他们的工作量。


“如果我有机会见到贝佐斯,我想问问他,是否想过在仓库里每天汗流浃背地工作10个小时,连厕所都没法去?”一位亚马逊仓储运营中心的工人举着标语,对着电视镜头说道。



工人们向国会议员投诉:每个班次工作时间10个小时,中间可以休息两次,每次30分钟;上班时间允许上两次厕所,每次不超过15分钟。工作场所和休息场所距离太远,为了节省时间,他们不得不跑着去吃饭。如果休息时间超时,他们会遭到管理人员的警告,甚至是开除。这份工作没有保障,随时可能走人。


虽然贝斯莫的居民们需要亚马逊提供的这份工作,但这份工作的流动性也相当大,很多工人都无法承受高强度工作而离职。他们把这个运营中心称之为“血汗工厂”,希望通过加入工会来施压亚马逊改善劳动条件。


去年疫情爆发之后,亚马逊在舆论压力下同意给工人们提供每个小时2美元的“危险工作津贴”,但只发了两个月就停了。工人们认为,疫情并没有结束,自己依然在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每天坚持工作,亚马逊就没有理由停发这笔津贴。


工人们单独面对亚马逊提出这些要求是不太可能,那样的结果很可能是被解雇失业,指望亚马逊自己增加成本更是不太现实的。要实现这些诉求,只有靠工会的力量,与亚马逊进行劳资谈判来实现。在如何与企业斗争方面,工会组织有着丰富的经验。



强势的工会组织


美国的工会组织势力很强大,一方面体现在他们直接引导着几十万选票的导向,政客通常都不敢正面挑战他们,更何况目前驴象两党都在争取蓝领工人选票;另一方面体现在他们和企业进行劳资谈判,直接关系着企业的业务运营和业绩利润。


另一方面,美国工人缴纳的工会年费平均是400美元左右,相当于每个月拿出两个半小时的收入。虽然近年来不断爆出工会组织领袖贪污工会经费中饱私囊的丑闻,但更不能否认的是,工会通过自己的强大动员力量,在劳资谈判中施压企业给工人们带来了切实的利益。这是工人们依靠个体不可能做到的。


在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工会甚至会采用罢工抗议等极端措施,和企业进行耐力消耗战。虽然工人会因为罢工而失去工资(工会会提供基本生活补贴),但大部分情况下损失惨重的都是企业,最终被迫和工会妥协达成一致。不可否认的是,存在工会的企业,其财务业绩和工作效率都会遭受明显影响。


2019年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由于无法与通用汽车达成新的劳资协议,组织数十家工厂的5万多工人进行了长达40天的大罢工,给通用汽车带来了20亿美元的停产损失。最终通用汽车答应了UAW的加薪要求,而UAW也同意通用汽车关闭四家运营不善的工厂。在UAW强势施压数十年之下,底特律三强的运营成本和效率明显低于日本车企。


此次贝斯莫工人想要加入的美国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工会(RWDSU)已经有80多年的历史。他们目前拥有6万多名会员,和可口可乐、连锁超市Walgreens、食品巨头泰森食品(Tyson Food)等诸多企业巨头打过多次较量,组织过多次罢工抗议,帮助工人争取到了带薪假期和工作劳保等诸多待遇。


那么亚马逊有什么应对措施?美国电商行业专家伯恩斯(Jason Boyce)对新浪科技表示,“如果亚马逊输掉了这一局,他们可能会直接关闭阿拉巴马州这个仓库,重新招聘员工。对亚马逊这样的巨头公司来说,他们有的是办法对抗工会。如果工人们选择组建工会,那么亚马逊宁可重起炉灶。”伯恩斯对亚马逊非常了解,他著有《亚马逊丛林》(The Amazon Jungle)一书。


劳保问题成关键


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美国各地实施居家停摆,亚马逊的网络订单业务量激增,甚至一度出现爆仓,原本两天送到的包裹被延长到一周以上。亚马逊宣布在全美新招数十万员工,满足新增业务需求;他们甚至和Lyft达成协议,招聘后者的签约司机来给自己送货。


然而,在这种业务急剧增长的背后,亚马逊的劳资矛盾也在不断计划。多个运营中心都出现了工人抗议活动,他们抗议亚马逊没有在仓库提供口罩、消毒液、防护服等防护设备,也没有排开足够的安全距离,甚至在他们出现症状或者接触病患,需要隔离的情况下,也不提供带薪病假。



去年3月中旬,纽约史丹顿岛JFK8运营中心,工人们在仓库外进行了抗议活动,要求亚马逊对仓库进行深层消毒,公布具体的感染疫情。但亚马逊却直接开除了组织抗议的带头工人,理由是他们带来了疫情感染的风险。当时,RWDSU工会就在史丹顿岛运营中心进行过示威,但因为工人们没有加入工会,RWDSU也无法代表他们与亚马逊谈判。


舆论的曝光和政界的介入最终让亚马逊低头。3月20日,桑德斯等4名民主党参议员致函贝佐斯;3月26日,加州纽约等14个州的司法部长再次致函贝佐斯;要求亚马逊为员工提供完善的疫情保护装备和医疗福利。


在重重压力下,贝佐斯这才公开承诺会给美国员工提供口罩、消毒液等防护设备,为感染与隔离员工提供两周带薪病假,为一线工人提供每小时2美元的危险津贴(实际上只发了三个月)。根据亚马逊去年年底的透露数据,共有超过2万名美国工人被确诊感染新冠。


3月17日,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召开了收入与财富不平等危机主题听证会。贝斯莫的仓储工人贝茨出席了这场听证会,她介绍了运营中心的详细情况,谈到有不少工人因为高强度工作和缺乏劳保而受伤,抱怨亚马逊工作强度太高节奏太快。“如果我们有个工会,亚马逊不敢这样对待我们。”


最遭人恨的企业


虽然亚马逊在美国电商行业占据了超过40%的市场份额,成为美国民众网上购物的首选,市值突破了1.5万亿美元,仅次于苹果微软,雇佣了近80万员工,解决了疫情导致的就业问题。但毫不夸张的说,亚马逊既是美国消费者最信任的企业,也是最不招待见的企业。


无论是总部所在的西雅图,还是美国联邦政府与国会,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不太待见亚马逊。尽管亚马逊每年都会投入近2000万美元用于政府游说,是美国政治游说投入最大的企业,但他们依然频繁遭到两党的公开批评,在总部西雅图也遭受抗议。西雅图市议会甚至通过法案,变相禁止亚马逊政治献金影响该市议员选举。


税收是一个关键问题,尽管亚马逊赚得钵满盆肥,但他们的纳税却远远超于同等规模的传统企业,2017年甚至一分钱联邦所得税都没有交(此前亏损抵税),还在2018年获得了7.89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亚马逊非常善于通过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政策,为自己新设的运营中心争取税收减免政策。2018年亚马逊的第二总部投资计划,吸引了美国200多个城市政府的追捧,最后选择了美国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周边城市(距离华盛顿特区不远的弗吉尼亚阿灵顿市和纽约的长岛市),拿到了与就业指标挂钩的数亿美元的税收减免。


两党都有自己的抨击理由。民主党抨击亚马逊为富不仁,不够关注工人福利,共和党则抨击亚马逊导致实体零售行业大批倒闭,造就了严重的失业人群。过去几年随着网络购物的逐步增长,美国实体零售行业则是哀鸿遍野,数以百计的商场都在破产关门。前任总统特朗普多次公开抨击亚马逊导致零售业失业问题,也煽动了共和党选民对亚马逊的仇视情绪。


新冠疫情让实体零售体验到了刺骨寒冬(超市除外),却给亚马逊的业绩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亚马逊去年销售额突破3861亿美元,利润新增了94亿美元,股价飙升了76%,贝佐斯个人财富增长680亿美元。这些数字更让他们成为美国收入差距不平等的攻击对象。


工会组织迎契机



美国知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认为,贝佐斯个人在疫情期间的新增财富接近700亿美元,是亚马逊在疫情期间为近百万工人们承担的危险津贴的38倍。虽然去年亚马逊利润增长了84%,但美国普通员工的薪酬增长还不到7%。布鲁金斯学会还拿同样坚持运营的连锁仓储超市Costco来对比亚马逊。尽管亚马逊提供了每小时15美元的基本工资,但这依然低于Costco的员工收入水平。去年亚马逊的新增利润是他们新增疫情相关成本的5.4倍,而Costco的新增利润甚至低于新增成本。


新冠疫情加剧了美国贫富差距,也让美国人对工会的态度逐渐发生改变。盖洛普去年9月的民调显示,65%的美国人目前对工会持支持态度,这是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由于诸多企业强烈反对工会,过去半个世纪,美国工人参加工会的比例已经从30%降到了10%。像沃尔玛这样的企业,几十年来一直采取铁腕措施抵制工会入驻。


沃尔玛对工会的警惕性到了什么程度?沃尔玛美国一位超市管理人员向新浪科技透露,无论哪个超市出现了工会的宣传材料,沃尔玛总部的特别工作小组一定会在24小时内抵达这个超市,进行反工会的宣传活动。他们会专门展开培训,教育工人如何“看穿工会的本质”。2000年的时候,沃尔玛德州一个超市的肉食部门员工决定加入工会,成为迄今唯一一个加入工会的沃尔玛美国超市。半个月后,沃尔玛直接砍掉了这个超市的肉食业务。


但在经济衰退期间,美国工会组织通常都会迎来增长契机。拜登将自己定位为“最支持工会组织的美国总统”,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工会的政策,选择了出身于工会的波士顿市长威尔士(Marty Walsh)出任美国劳工部长。此外,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开除了反对工会组织的美国劳动关系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罗伯(Perer Robb,由特朗普提名),这一举动得到了工会组织的大加赞赏。该委员会随后批准了贝斯莫工会选举的决议。拜登之后支持贝斯莫工人的讲话,又一次得到了工会组织的肯定。


1935年,在大萧条时期的工会运动中,民主党主导的第74届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劳动关系法案(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Act),确立了美国工人组织和加入工会的权利。而这一次,第117届美国国会也在酝酿一系列支持工会的法案,包括众议院已经通过的《保护工会权利法》(Pro Act),意在阻止企业雇主干扰工人加入工会组织。


无论下周贝斯莫运营中心的工会选举结果如何,亚马逊都不可避免地在美国面临着一场工人运动危机。在贝斯莫工人活动的启发下,艾奥瓦州两个亚马逊运营中心的工人们也在积极筹划着组建工会。一些工人们正在争取签名支持,希望加入在加拿大和美国拥有130万会员的国际卡车司机联合会(IBT)。按照美国劳工法规定,拿到30%的工人签名支持就必须进行工会选举。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