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圈  
品艺(谈资·赏鉴
           
 
title-Image
公司
奈雪的茶如此IPO,“心里有鬼”?
 
文:犀利财经
 
 

在12月31日,或者在除夕当天,或者在黄金周等假日,还在给证券交易所递交招股书的公司,都被我归类为“心里有鬼”。


去年12月31日晚上,电子烟公司悦刻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在跨年夜的钟声中悄悄地开启了上市的进程。


今年,2月11日除夕当天,在除夕夜热腾腾的饭菜被端上餐桌的时候,奈雪的茶的一份招股书已经悄然出现在港交所的办公桌上。



当时,奈雪的茶公司里面大多数员工都是蒙在鼓里的。


有员工说,当天突然接到任务,就赶紧放下手里正在包的饺子,拿起电脑就开始拟口径和回应,键盘上后来都是面粉。


这样的进程、选择这样的日子,确认令人意外。


奈雪的茶打响了新茶饮上市之战第一枪,估计喜茶也被打得有点懵。


但实际情况是,奈雪的茶也并不好过。


三年,亏了一个亿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净亏损分别为6970万元、3970万元、2750万元,三年内累计亏损超1亿元。



奶茶的钱似乎并不那么好赚。2019 年公司实现营收 25.02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为21.15亿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这一数据为17.5亿元,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 130.2%和20.8%,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营收增速大幅度放缓。


想要不断做大营收,奈雪的茶就要不断开店,营收增加靠的是新增门店。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 年、2018 年、2019 年及 2020 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门店数量为44家、155家、327家和422家。



截至2021年2月5日,门店总数增至507家。其中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相比上一报告期门店分别净增172家和95家,门店增速呈下降趋势。


在各项成本中,据招股说明书,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的原材料成本占比高达38.4%,为2018年以来最高值;人力成本占比28.6%,这个水平已经接近海底捞;材料与员工成本合计达到67%,远超过同业水平。


疫情着实给奈雪的茶不小的打击。


在疫情期间,有超过九成的门店处于歇业状态,但人员工资、铺租等等支出还是照常,这无形中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奈雪的租金开支与物业管理费大于港股上市餐饮企业。



以2019年为例,奈雪的茶租金成本高达总成本的15.6%,2019年海底捞租金物业成本为0.9%,九毛九租金物业成本为9.7%。


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奈雪的茶门店利润率从18.9%下降至16.3%,2020年第三季度利润率只有11.3%,同比下降了7个百分点。



营收增速放缓,门店增速下降,再加上日渐膨胀的材料成本、员工成本,最后的结果就是2020年仅为0.2%的整体净利润率,以及三年一个亿的亏损。


奈雪的茶在招股书中承认营运资金需求巨大,过去曾面临营运资金赤字。


奈雪的茶所有门店均为直营,不做任何形式的加盟,品控能相对有保障,但是模式很重。在重资产模式下快速扩张,对奈雪的资金链压力剧增。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奈雪的茶总资产为26.06亿元,总负债为27.7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106.6%,其中流动负债为17.90亿元,账上现金只有3.7亿元。


有分析认为,流动资产不足的同时背负着较大的偿债压力,或许正是奈雪急于上市的原因之一。


开店、开店,续命ing ?


IPO前,彭心、赵林夫妇通过林心控股持股 67.04%。这家“网红”茶饮,以20-35岁年轻女性为主要客群,通过“茶+软欧包”双产品线模式进行宣传和销售。


2017年12月,奈雪的茶迈开了全国扩张的步伐。截至2020年12月,奈雪的茶已遍布全国70个城市,近500家门店。


目前,奈雪的茶最新估值已达到近20亿美金,约合130亿元人民币。


这个仅靠奶茶和面包的品牌,是如何赚钱的?


作为新式茶饮店,奈雪的茶采用“前店后厨”模式,有点像开餐厅的。而在餐饮行业,收入和利润取决于三个来源:存量门店的收入、新拓门店收入和成本端的情况。


存量门店的收入情况可以通过观察招股书的“同店销售额”和“同店利润”发现。


招股书中将“同店”界定为符合以下条件的奈雪的茶茶饮店:


一、2018年及2019年开业时间均不少于300天;


二、截至2019年及2020年9月30日止九个月开业时间不少于225天(视情况而定)。


2018年及2019年“同店”有49家。其中一线城市的同店销售额从4.545亿元降到4.388亿元,同比下降3.4%;新一线城市从1.285亿元降至1.207亿元,同比下降6.1%。在新冠疫情影响的2020年,平均同比下降24.6%。


从盈利情况来看,2018年、2019年,奈雪的茶同店利润率分别为24.9%、25.3%,但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同店利润率仅为12.6%。



在招股书中,奈雪2018年开业的茶饮店投资回收期为10.6个月,而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这个数据是14.7个月,投资回收的速度明显减缓。


这一方面是因为门店数量增加,导致原有的订单分散,单店收到的订单减少,投资回收速度减缓。另一方面在于新式茶饮竞争市场激烈,部分顾客流失。


奈雪的茶也深知加速扩张的风险。奈雪的茶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扩大我们的茶饮店网络、建立知名品牌并积累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客户群既费钱又费时。我们的绝大部分资金用于投资开设新茶饮店所产生的资本支出和相关成本。”


但存量门店的收入下降,成本端膨胀,新拓门店收入成为奈雪的茶“续命”的选择,这也正是近三年奈雪的茶市场策略反映出来的。


根据规划,其将于2021年及2022年主要在一线城市及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约300家及350家奈雪的茶茶饮店,其中约70%将规划为奈雪PRO茶饮店。


据了解,“奈雪 PRO”升级至咖啡、茶饮、轻烘焙与零食四大模块,并进驻商务办公区与高密度社区,主打精品咖啡和便携包装烘焙产品线。


这或许是“鸡蛋不能同时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办法吧。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


奶茶这个行业现在已经是疯了。


由于进入门槛低,这两年冒出N多奶茶店,走在街上随处可见,知名的或者不知名的,都是相互厮杀。


奈雪的茶最大的对手当然是喜茶了。市场传言,喜茶的估值已经到了200亿元左右。


据喜茶2021年2月1日提供的最新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喜茶在全球61个城市共开出695家门店。


奈雪的茶抢先占领“新茶饮第一股”意义非凡,但这一举动实际上能带来多少收益仍是未知。目前能知道的是,强敌当前,后面还有更多的追兵。


主打中低端消费的蜜雪冰城,门店数超过1万家,时常被爆出真真假假的融资消息;茶颜悦色开始开拓湖南以外的市场,创下“排队几小时、只为一杯茶”的神话;1点点、CoCo、益禾堂、茶百道等知名度极高的新老品牌虎视眈眈。


还有一个尴尬点是,奈雪的茶的人设是走高端市场,销售渠道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在下沉市场的布局十分苍白。


或许,低端消费市场也会成为在高端路上走到黑的奈雪的茶的隐患。


资本市场会给一杯热茶吗?


不可否认,奈雪的茶一听就让人印象深刻,有异域风情。


奈雪是彭心曾经的网名,文艺女青年的范儿,也有日本风。这家的公司的店名“奈雪の茶”也很日式,连官网都有专门的日语版,这在很多创业公司中是很少见的。


2020年7月,奈雪的茶开进了日本,就算当时日本的疫情还反复不定,奈雪的茶毅然决然地在大阪落户了日本的首家店。


彭心的创业故事很浪漫。在寻求投资的过程中遇到了赵林,事业相亲两不误,2015年两人携手开创了奈雪的茶。


赵林,曾在美心集团工作,主管供应链,其丰富的餐饮经验为奈雪的茶供应链管理提供了很好的参考指导意见。


彭心,之前是金蝶软件的品牌总监,善于营销宣传推广,同时也负责产品的设计研发。



直白点说,奈雪的茶是一家夫妻店。


今年一月,彭心来到广州,参加了一场由加速商学院发起的交流会。她本来是不太愿意来这场会议,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已经在繁忙筹备上市的进程中。但是,在演讲之后,参会的人纷纷找她加微信,问她创业经验,问她可否加盟,问她有没有合作机会,问她是否可以谈谈投资……


彭心几乎是被主办方架着挤出人群的,她举在手里的手机差点被挤掉,手机界面的微信二维码一直开着,她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会通过的,我会通过的,先让我过去,我会通过的。”


这样的情形,彭心这几年很熟悉。只要是她出现的场合,都会引起轰动。


在2020年12月,纵使当时疫情有点反复,奈雪的茶依然义无反顾在上海开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新茶饮大会——"饮"领者峰会。去年的疫情让所有的线下店备受冲击,奈雪的茶要开这场会,就是要给行业上上下下信心,也给产业链的上上下下吃下一颗定心丸,当然,也是给所有的投资人发出信号,“奈雪的茶依旧很好,号召力和行业地位摆在那儿。”看着会议厅爆满的人员,彭心放心了。


但这一回冲刺IPO,她能放心吗?


N年前,林夕在东京街头,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再见二丁目》。杨千嬅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唱到“满街脚步突然静了/满天柏树突然没有动摇/这一刹我只需要一罐热茶吧/那味道似是什么都不紧要”。


天冷的时候,有人能递上一杯热茶,倍感温暖。但是对于奈雪的茶来说,会得到资本市场那杯热茶吗?

 
杂 志
封面图片
weixin
微信:investcircle
刊首语
联合出版单位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

合作伙伴
书苑撷英
文传商讯要闻
文传商讯要闻
合作媒体
乐艺会
 
 
           
 
©2015 国投通汇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6002098